<thead id="1hdvh"><var id="1hdvh"><mark id="1hdvh"></mark></var></thead>

<sub id="1hdvh"><dfn id="1hdvh"><ins id="1hdvh"></ins></dfn></sub>

<span id="1hdvh"><th id="1hdvh"></th></span>
<address id="1hdvh"><var id="1hdvh"><output id="1hdvh"></output></var></address><sub id="1hdvh"></sub>

      <form id="1hdvh"><listing id="1hdvh"><mark id="1hdvh"></mark></listing></form>

        <thead id="1hdvh"><var id="1hdvh"><ins id="1hdvh"></ins></var></thead>
        <sub id="1hdvh"><dfn id="1hdvh"><mark id="1hdvh"></mark></dfn></sub>

        <address id="1hdvh"><dfn id="1hdvh"></dfn></address>

          <address id="1hdvh"></address>
          <form id="1hdvh"></form>

              <address id="1hdvh"></address>

              <thead id="1hdvh"><dfn id="1hdvh"><ins id="1hdvh"></ins></dfn></thead>

              最佳講堂_美文欣賞_勵志文章_原創美文摘抄_早晚安心語_散文摘抄_短篇故事_短篇小說_優秀作文
              菜單導航

              布滿綠陰

              作者:?最佳講堂 發布時間:?2019年07月13日 15:22:00


                布滿綠陰的走廊里,
                
                透過樹葉留下淡淡的暖光。溫暖了過道里的人
                
                照亮了一顆又一顆被孤獨安葬過的心靈。懵懂間,那溫和的陽光隱藏住了熠熠發光的音符。根號三也混入其中
                
                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偶爾會發發神經,永遠把那個虛偽的微笑掛在臉上,她們說。笑地越燦爛的人心里就越孤獨,我!孤獨嗎?不清楚吧,總是想一個人呆在一個地方,一個人;聽著感傷的歌蜷成一團;每天都把別人的眼光放在首位,也會問自己內心:“我該是什么樣子?”我————是孤獨的吧?!
                
                靜靜的流光瀉入,撒得我滿臉都是。細細的聆聽著青春電影里的詞,懵了。什么又是青春?是一個個的打著再不瘋狂我們就老了的旗號盡情的玩耍嗎?離歌譜寫的不僅是給我們逝去的年華,還為我們洗盡了前進的鉛華。青春期的我們不斷的叛逆,不住的向外飛,卻始終不愿回到那個精致的鳥籠里。大人真怪,總是想把我們關住可我非不要讓他們得逞。于是我展開翅膀牟足勁向外飛。飛著飛著就多了遍體觸目驚心的傷痕,痛嗎?不通!那是咎由自取。于是開始渴求家的溫暖,父母的懷抱。才明白,家的感覺是多么的溫馨。
                
                畫匣里的油畫獨自黯失了色彩,繪出的一片藍圖早已模糊不堪。是繼續按照原來的規劃走下去,又或是重新開始。就像鳥兒可以因氣候的變化改變居住地,猶如泉水積攢了足夠的水也會往外流,鮮花在藍天下找到屬于自己的顏色。似乎這一切的一切都是命中注定,但根本是自己掌握主。本就要了解自己想要的是什么?有時候,你會覺得你懂得了青春、懂得了生活、懂得了存在的意義,準確來說,那——都只是你的一廂情愿。
                
                時間追著白駒。過隙的我們不得不跟在時間的后面,在白駒后面,玩兒命的瘋跑
                
                就是這樣,就是這樣。揮灑著汗水,洋溢著眼淚,去譜寫屬于自己的青春離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