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ad id="1hdvh"><var id="1hdvh"><mark id="1hdvh"></mark></var></thead>

<sub id="1hdvh"><dfn id="1hdvh"><ins id="1hdvh"></ins></dfn></sub>

<span id="1hdvh"><th id="1hdvh"></th></span>
<address id="1hdvh"><var id="1hdvh"><output id="1hdvh"></output></var></address><sub id="1hdvh"></sub>

      <form id="1hdvh"><listing id="1hdvh"><mark id="1hdvh"></mark></listing></form>

        <thead id="1hdvh"><var id="1hdvh"><ins id="1hdvh"></ins></var></thead>
        <sub id="1hdvh"><dfn id="1hdvh"><mark id="1hdvh"></mark></dfn></sub>

        <address id="1hdvh"><dfn id="1hdvh"></dfn></address>

          <address id="1hdvh"></address>
          <form id="1hdvh"></form>

              <address id="1hdvh"></address>

              <thead id="1hdvh"><dfn id="1hdvh"><ins id="1hdvh"></ins></dfn></thead>

              最佳講堂_美文欣賞_勵志文章_原創美文摘抄_早晚安心語_散文摘抄_短篇故事_短篇小說_優秀作文
              菜單導航

              夢中一直有人在說

              作者:?最佳講堂 發布時間:?2019年07月13日 15:20:22


                我冥冥之中,一度睜開陰陽穿越的黑眼睛,把迷蒙之中散了的光收回來,聚成一束透脫明暗的閃亮的線,在無緣無邊、太極難度的坐標定位而成的浩茫之域,丈量,瞄準,測度,定論。我明白了,那是夢中一直在說的射線歷史、文化、思維、定勢,是來自古希臘與古羅馬城邦殘垣斷壁的科學與邏輯、民主與自由,也是對接了黃色黑色之后,在長城與圍墻上開始的充滿古久絮叨與教化,書典與皇權早就探討的欺誆與游離。
                
                我知道,自己又在做夢,夢中一直有人在說。
                
                好像是在一個大雜院里--房客是家庭主婦,她也在里面,只是游移飄忽的我一直沒有看到,而早就感覺到她存在在理智與偏見之間,隨我心志而立即就會出現。這些婦女們議論紛紛,起初聽不清楚是她們腦子里撥弄著是非,還是她們嘴巴里吐出化學武器使用后的哀嚎與絕望,還是轉動不已、搖搖晃晃的腦袋以及黃色臉龐上釋放的隔岸觀火的意愿一直在這幫子人心中久住不去。有一點我慢慢鎖定了,那就是,她們嗡嗡嚶嚶地低聲說著的是白菜蘿卜與豬肉大蔥,還有就是房子價格與購買無力。后來,我似乎加了進去,我也成了一個女人,一個行將花甲的老女人,沒有了風韻猶存的底線自尊,沒有了欲望火燒的賁張,所以,那些人很高興地接納融合了我。有人,就是那個一直在說,一直在我的夢里說話的人,復活在我的腦髓輪轉之中,不是我要說,而是這個和我糾結經年的似乎睿智靈動的人,借助我的心與口,在思考,在說話。說起了短了很多的距離--是地球上,說了存在就是合理---聽客與看客們,驚訝著看我如同看怪物,說了零和游戲不合時宜,還說了京城官二代強奸婦女該殺無赦,還說了沈陽小販殺死城管判死刑死有余辜,只是不解城管殺了人為何賠錢了事、不了了之,還說了民間借貸苦不堪言,“民間信貸合法化”這句話造成無數人間荒誕與動蕩,還說到了日本人是美國人手中涮了鏈子的一條狗,安倍晉三是個軍國主義者---還說--我覺得控制不了這個一直在說的人的思維與欲望,而那些主婦們化作了鳥獸,或者飛了,撲閃了很多碎開的羽毛,或者竄進大雜院不遠處的林子,找她們的同伴去了,那里才有幸福與自在吧。我看鏡子,自己歪瓜裂棗,而兩肋上生出一對巨大的黑色翅膀,腦袋頂上,是雞冠子,黑色的高聳的雞冠子,我知道自己已經演化成了非人非神的怪物,而那個我不是我,我已經湮沒在星漢西流的寂寞惆悵之中。
                
                在大雜院子里,她出現了。在我住的屋子里,家具衣服被褥書籍,電腦,沖鋒槍與駁殼槍,很凌亂。我看到床上亂亂地疊放著衣物,我過去就搬開,似乎要找什么。“我爹呢?他在哪里?沒有過來嗎?”我信口通暢地說了一句,我知道,自己一直在說著父親的夢與自己的夢。“你爹沒有過來,在那個院子里,病了,休息呢,和那個誰,那個--奧,和那個在一起。”,她似乎很麻木也很習以為常、聲色不動地邊收拾東西便不咸不淡地說。我煥然一驚,后重歸舊時候影像編排---我看到爹中風后走路蹣跚,聽到父親說話模糊,我凝眉低首,嘆息了好一陣子。
                
                后來,那個人說,你得去大光明之境,那里有圓融與覺慧,可以幫助你把云南白藥也抹不平的創傷給治愈。我似乎不愿意去。我腰里別著駁殼槍,裝滿子彈,二十發,機頭開著,左手抓著一只AK--47沖鋒槍,壓滿了子彈,三十發,有兩個彈夾。我很怕,怕遇到匪盜劫持而死于非命,也怕仇殺發生而自己手無寸鐵自尋死路,于是,我就武裝起自己,這樣要是去大光明之境的話,一路上比較保險,到了那里,佛祖達摩估計也會對我敬而遠之,那我也就心滿意足無牽無掛了。似乎是在一個東西橫貫的水泥堤壩上,還是很陡的上坡,滑溜溜的,蹬不住,也抓不住。我看到很遠的東北方高空中有一輛大巴車懸浮飄移著,我很怪異地看著,很想馬上告訴別人這一百年萬年也罕見的景觀。我費了很大的勁兒,驚懼萬分悚然不已地爬了上來,喘息聲震動了四維與森林,鳥兒驚飛,百獸四逃。
                
                后來,我和妹妹一起上一個臺子,那個臺子上面是一個通道,一個有手動開關的噴漆鐵門的通道。妹妹攀著臺子上面墻壁上粗鋼筋做成的那種勉強稱作的梯子,很輕松地就上去了,她喊我,而我怎么也上不去---槍械也不知道哪里去了,大光明的影子淡出了印象與追索。我看了看表,八點半了,九點號還要考試,我就急早早地輪轉回到了大雜院子,沖著包租婆怒吼:“咋還不放水啊?耽誤了考試,看我咋收拾你?”包租婆打開窗子,和我對著吼叫,并且大罵不已。我怒火點燃了黑色的天空,殃及這個住了很多我認識并且交好的人的大雜院。我抽出駁殼槍,對著包租婆就是一串長長的點射,只見信號彈一樣的光束對著包租婆就過去了,包租婆應聲而死。“你犯罪了,打死包租婆,你要償命的。”那個人悠悠地說。
                
                我聞到了煙草味道,那種薄荷色彩與味道的煙草,是法國的貝爾蒙德與阿蘭德龍在我身邊?他們在演他們總統奧朗德在聯合國演的戲?還是在涉藏問題上他們在重復老歐洲的霸道與偏見?我回頭說了一句:“藏獨就是你們這些隔靴搔癢、不明就里的老殖民思維給造就的,容忍西藏獨立,那是西藏的災難,更是整個中國乃至亞洲的災難---你們這些人,叵測之心,自己最清楚你們自己到底想干什么。”我說的話沒有戰勝煙草味道,而輿論的浪潮很快就和著汶川地震襲擊過來。那個夢中一直在說的人還在說,說著隔空對陣莫如同臺爭奪話語權,可以公開曬曬晾涼,把貓膩與卑鄙驅逐出文明與進步的圈子。我默然黯然,在俄羅斯方塊堆積的通道里,偃蹇著走向未知。
                
                夢中,一直在說,現在說得更多,更接近那種誰也不敢說的境界---一把傘,撐開漫天云雨與離愁,這是他剛說的。
                
                我醒了,看到斗室小窗戶上現出白色,天亮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