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ad id="1hdvh"><var id="1hdvh"><mark id="1hdvh"></mark></var></thead>

<sub id="1hdvh"><dfn id="1hdvh"><ins id="1hdvh"></ins></dfn></sub>

<span id="1hdvh"><th id="1hdvh"></th></span>
<address id="1hdvh"><var id="1hdvh"><output id="1hdvh"></output></var></address><sub id="1hdvh"></sub>

      <form id="1hdvh"><listing id="1hdvh"><mark id="1hdvh"></mark></listing></form>

        <thead id="1hdvh"><var id="1hdvh"><ins id="1hdvh"></ins></var></thead>
        <sub id="1hdvh"><dfn id="1hdvh"><mark id="1hdvh"></mark></dfn></sub>

        <address id="1hdvh"><dfn id="1hdvh"></dfn></address>

          <address id="1hdvh"></address>
          <form id="1hdvh"></form>

              <address id="1hdvh"></address>

              <thead id="1hdvh"><dfn id="1hdvh"><ins id="1hdvh"></ins></dfn></thead>

              最佳講堂_美文欣賞_勵志文章_原創美文摘抄_早晚安心語_散文摘抄_短篇故事_短篇小說_優秀作文
              菜單導航

              那個雨夜的記憶

              作者:?最佳講堂 發布時間:?2019年07月11日 17:03:19


                今年的第一場雨,記不清了時間,只記得它安靜的下完后,路上還是橫七豎八的倒著枯敗的雜草。
                
                今年的第一場雷,是晚上,我們坐在教室里上自習。天空中蓄勢已久的昏沉,突然“轟”的一聲,劃破寂空,接著全面爆發。幾個女同學被這突然來的雷聲嚇得身體一震,而后用手輕拍著胸脯,舒一口長氣。又幾聲響雷,伴之而來的是由疏到密的雨點。越來越急促,越來越急促的打在地上,墻上,窗戶上也敲打在記憶里,
                
                小時候,跟著奶奶住在磚瓦房里。青磚黛瓦,很享受這種簡單。那時候最怕春天,因為春天下雨的時候雨點很大,又伴著雷聲。
                
                那天,也是晚上。我躺在床上聽著雨聲和著雷聲,在窗戶上,屋頂上肆意敲打,像是一頭頭欲破門而入的野獸,瓦片似乎變得脆弱不堪。小小身體往奶奶那里挪了挪,又挪了挪,直到緊緊貼住奶奶,把頭緊靠著奶奶的背縮進被子里。
                
                “瞧,變成小貓了。”奶奶被我驚醒翻轉身來,笑著說到。
                
                “奶奶,我怕。”
                
                “傻孩子,打雷有什么好怕的。”奶奶邊說邊用手輕輕的拍打著我的背。聲音輕柔的說道:“你光聽這雨,下的多快活。”
                
                奶奶頓了頓,雷聲還在,見我看著她又說到:“這雨可是好東西,是老天爺送的大禮呢,打雷了就是大雨啊,明早起來,那些田里的,地里的……”
                
                后面的話也不記得了,只記得那句:“你光聽這雨,下的多快活。”當時是真的在聽,后來,也不知道怎么的,迷迷糊糊就睡著了。
                
                可能是聽那雨聲聽的入迷了。(中國散文網 )
                
                后來仔細聽過夏天,秋天和冬天得雨,都比不上春雨踏雷而來的氣勢。
                
                雨越來越緊,窗戶旁的同學趕忙把雨點擋在窗外。更加清晰的敲打聲落入心里。我握著筆,挺直身體,便不再顧及漸遠的雷聲。
                
                另日早晨醒來,雨過天晴的清靜,陽光點點灑下,地上鋪滿嫩綠的小草托著晶瑩的水珠,樹枝上,屋檐上的水滴如靜止一般,就那樣掛著,像永遠都不會掉下。

              散文網首發:

              上一篇:夢,終于醒了

              下一篇:羞澀的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