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ad id="1hdvh"><var id="1hdvh"><mark id="1hdvh"></mark></var></thead>

<sub id="1hdvh"><dfn id="1hdvh"><ins id="1hdvh"></ins></dfn></sub>

<span id="1hdvh"><th id="1hdvh"></th></span>
<address id="1hdvh"><var id="1hdvh"><output id="1hdvh"></output></var></address><sub id="1hdvh"></sub>

      <form id="1hdvh"><listing id="1hdvh"><mark id="1hdvh"></mark></listing></form>

        <thead id="1hdvh"><var id="1hdvh"><ins id="1hdvh"></ins></var></thead>
        <sub id="1hdvh"><dfn id="1hdvh"><mark id="1hdvh"></mark></dfn></sub>

        <address id="1hdvh"><dfn id="1hdvh"></dfn></address>

          <address id="1hdvh"></address>
          <form id="1hdvh"></form>

              <address id="1hdvh"></address>

              <thead id="1hdvh"><dfn id="1hdvh"><ins id="1hdvh"></ins></dfn></thead>

              最佳講堂_美文欣賞_勵志文章_原創美文摘抄_早晚安心語_散文摘抄_短篇故事_短篇小說_優秀作文
              菜單導航

              素色錦年不自知

              作者:?最佳講堂 發布時間:?2019年07月11日 11:05:35


                三月長風,吹皺了一池春水,吹散一地落英。紛紛白雪,在了然凝思中翩然墜地。那一樹紛繁的花兒,已在昨日的香夢中成永恒。來年舊樹,是否依然記得前世的姻緣。
                
                ——題記
                
                日子,在淡煙薄霧中穿行,三月,輕若鴻毛地來了,又在悄無聲息中流逝。三月的陽光,常常躲匿在厚厚的云層后面,固執而任性。取而代之的是濕冷的空氣,以及,纏纏綿綿的絮絮梅雨。患得患失的心情如同三月多變的天氣,惘然迷失在煙雨中,尋不著歸途。有些路,一生中總要走一次。如枝頭那些早謝的花,有的上場,有的退場,人也一樣。
                
                往事和流年,不難忘,自會忘。守著微微泛黃的記憶,訴說一個人的地老天荒。驚蟄過后,山岳的桃花已在小亭邊盛開,就那么橫斜的一株,冒著微雨,冒著春寒,攜些許嫣紅,襯托著身后寂色的山巒,開得很肆意,很勇敢。那若有若無的幽香,在細風冷雨中氤氳飄散。
                
                三月,雨淡煙若霧的下著,鮮有幾日停歇。在那淡淡微雨的情調中,纏綿于體的各種病癥漸次好起來。偶爾閑下來,亦是對著綿綿雨霧,沏一杯綠茶,細細品讀那些時日累積的刊物。清冽的風從四面吹來,沒有浮躁,沒有不安。安靜地守著時光,些許頹郁從輕風微揚的窗口悠悠飄走,從纖細冰涼的指尖悄悄滑過,僅軒窗外那沾滿晨昏的雨露,點綴在三月的枝頭。(散文網 )
                
                僅幾日不見,后山上嫩的芽苞已綴滿樹枝,不知名的小花兒隨著枝藤,繞上剛著綠的樹干,擁抱三月的青翠。下過雨的山頂霧靄裊裊空氣清新,就連那枯枝似乎也被周遭的綠色感染,及不可待地抽出新芽,這座蒼翠環抱的小山,遺世而獨立。它孤傲,卻不拒人千里之外。
                
                連日春雨后,久違的太陽露出了羞赧的腦袋。透過厚厚云層的濕黃的光暈,把輕柔的暖淡淡鋪陳。在這樣的天氣里,喜歡一個人靜默于此,手捧一杯新沏的綠茶,任憑頭腦空空。午后,雅打來電話,說許長時間不曾逛過街了,問我有沒有興致與她同行。在這個陽光充裕的午后,雅的電話來得很適時。
                
                人聲鼎沸的女人街,商賈云集,不僅有名目繁多的專賣店林立此處。亦有各色小吃燒烤店見縫插針的布羅其中,雖不太喜歡置身于聲色犬馬的滾滾紅塵中,但凡一個女人,哪又耐得住輕裘羅衫的誘惑。與雅之間,皆是愛素的女子。通年著裝,皆落于黑白素寧之間,為此,雅曾佯著嗔惱的說:“我膚質不好便也罷了,你通年著那些素衣,倒辜負了父母給的好膚色。”
                
                話雖如此,在眾多友人中,雅卻是一等一的美人坯子,打小隨父親于高寒藏區長大的雅雖膚若古銅,而身形高挑玲瓏的她,著什么樣的衣物皆顯俊俏飄逸。蒙上天垂幸,父母雖給了好膚質,而我卻認為,人的某些積習一但形成便難以更改或伴其一生。不是沒有試過那些媚色的服飾,僅是那樣的衣物若著于身上,倒覺自身那副軀殼反是向人借來的少了自在。那樣的靈肉分離,豈不辜負了自己。而雅哪里又會知道,那些鮮衣怒馬的生活,又怎會與我的個性相匹配。
                
                經年,秉承簡單從事,簡單做人。如此走來,便已惰性叢生。即便生為女子,亦不施粉黛。僅素衣相待,素面相持。沉溺與這樣的格局,雖從容自在,卻落得,單衣試酒正當時,素色錦年不自知。

              上一篇:不斷努力

              下一篇:夢,終于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