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ad id="1hdvh"><var id="1hdvh"><mark id="1hdvh"></mark></var></thead>

<sub id="1hdvh"><dfn id="1hdvh"><ins id="1hdvh"></ins></dfn></sub>

<span id="1hdvh"><th id="1hdvh"></th></span>
<address id="1hdvh"><var id="1hdvh"><output id="1hdvh"></output></var></address><sub id="1hdvh"></sub>

      <form id="1hdvh"><listing id="1hdvh"><mark id="1hdvh"></mark></listing></form>

        <thead id="1hdvh"><var id="1hdvh"><ins id="1hdvh"></ins></var></thead>
        <sub id="1hdvh"><dfn id="1hdvh"><mark id="1hdvh"></mark></dfn></sub>

        <address id="1hdvh"><dfn id="1hdvh"></dfn></address>

          <address id="1hdvh"></address>
          <form id="1hdvh"></form>

              <address id="1hdvh"></address>

              <thead id="1hdvh"><dfn id="1hdvh"><ins id="1hdvh"></ins></dfn></thead>

              最佳講堂_美文欣賞_勵志文章_原創美文摘抄_早晚安心語_散文摘抄_短篇故事_短篇小說_優秀作文
              菜單導航

              家鄉的小河

              作者:?最佳講堂 發布時間:?2019年08月27日 18:54:56



                篇一:家鄉的小河
                我的家鄉有一條小河,從我家門口前輕輕流過。小時候,我常常到小河邊玩耍。河里輕輕地流水誘我縱身跳入,或嬉戲,或捕魚,常常弄的一身濕淋。媽媽也不責怪我。因為河水既清且淺,至深處也不過腰間,絕不會被淹死。有沒有污穢浸染我的身子。沒到大熱天,我常常脫光衣服撲入水中,游爬滾打滌洗全身。它象母親的懷抱給我無窮的快樂。
                長大了,自然我也離不開小河。時洗足時洗手。干活大汗淋漓時,也常穿一條短褲跑向河里洗澡洗衣服。依舊像小時候一樣離不開它的擁抱和沐浴。人們常常用“愛河永浴”來祝賀新婚。家鄉的小河,自是我的只愛之河。我常從心底里里呼喊:我至純至美的小河,永浴我吧!我一生的眷戀,一生的依托:歡愉著我,幸福著我。盡管有時候,狂風驟雨來臨,河水猛然上漲,激流洶涌嚇人。但雨過更晴,洪流退卻都恢復平靜后,你的美麗依然是那么動人。似乎不曾有過那洶涌的時刻,而只有美得永久流暢。
                然而,不記得自哪年哪月始,小河流入了污漬,原來清澈見底的河水浮現了一層污跡。河床底里也沉積了一層污垢。時而散發出一種惡心的氣味,使人難以前進。昔日活潑可愛的游魚也不見了。我自哀嘆:可愛的小河啊!為何變得這樣?后來才知道:是上游辦了工廠,將一些污水排入了小河。我多痛恨那辦廠人:是個什么東西!如此缺德。將我家鄉至純至美的小河變得如此的骯臟!小河啊!我也為你痛惜,是別人損害了你的美麗,玷污了你的圣潔。當然,也許排流是你的本能。在這過程中你不分孰清孰濁。你本身不是一個藏污納垢的處所,也許是某種原因,是你撅了堤防。惟愿小河永遠碧波蕩漾,也許只是我個人的感情世界里一個個天真爛漫的想法。
                今天,欣聞黨的十八大報告中提到了一個“發展理論。”其中有在發展經濟的過程中注重環境的保護,足見黨中央的每一項決策都在呼吁每個人的心聲。家鄉的小河啊!愿你永注碧流,絕不是我一個人的想法了。讓我張開雙臂熱情地迎接我美麗可愛的家鄉小河的到來吧!
                
                篇二:家鄉的小河
                夕陽無限好,只限在河水
                ——題記
                幾家歡喜,幾家憂愁。從我呱呱落地到現在,村里的小河一直陪伴到我初中畢業。河水是那么碧海藍天,河水是那么的清澈見底。
                每當上學的時候,小河是我去學校的必經之路,每當走到小河的時候我都會在哪里嬉笑打鬧,,然后再去上課。然而現在一切都變化啊,今年小河沒有水了,干枯了。今年的干旱斷送了小河的前程,往日河邊的風光也黯然失色,再也找不回曾今的畫面。。回憶以前小河養育我們,幫助我們,而而如今一切都變化了,再也找不到河水里的小魚和蝌蚪,再也找不回以前在河邊放羊的人們。再也看不到以前在河邊洗菜的農民、再也看不到在河邊乘涼的小孩。曾今的一切經變為回憶,一想到這里我就辛酸,曾今兒時的畫面只能作為回憶,再也看不到夏天河水里嬉鬧的孩子,想想伴我成長的河水沒有了,,給我們村里的人民帶來多的負擔和麻煩。
                如今我坐在辦公室內透過窗戶看到窗外的景象開始思念家鄉的河水,思考著今年到底會不會有水啊,看著窗外的雨水,密密麻麻下個不停,不知又有多少人在為干旱而沒有水喝在發愁在哭泣。又有多少人在雨天拼死拼活的干活養家糊口。又有多少人因為下雨而不能回家。為什么到底是為什么有的地方淹沒有的地方干旱,沒有人顧及到我那美麗清秀的山村啊。我可愛的家鄉、
                養育我二十幾年的山村和父母。遠在他鄉的我只能默默的祈禱。祝福你們永遠健康,在想念下村里的腳印有我留下的一處。成長的年代父母的陪伴,想想兒時的玩伴早已失去聯系,每次回家都有一種傷心,一種發自內心的傷感,不知是這么東西牽絆著我。我長大了,我可以自理了,為什么我的家鄉在退步啊,,以前用的自來水管,隨著年代變化他不在使用。取而代之是村里的那口古井,接著村里老少為著每天用水而奔波勞累,容易嗎、。國家政策變了,農民應該變好,為什么我們家鄉越來越落后。是因為國家不行,還是因為村里政策不行。看著他們60-70人還整天為了喝水而苦惱發愁。辛苦了大半輩子,到快入土拉人還不能休息,是何等的辛酸。我不想多說什么。因為我還沒有那個能力,替自己干到悲哀,可憐我那父母。(中國散文網  )
                人的一生好像彩排一樣,一眨眼過去了,有的人一生是輝煌的。有的人一生是卑微的,但是最后下場都是一樣的入土為安。就好像這河水一樣總會有淡化的一天,從我父親那時候聽說要把河水打成大的河壩,而如今打了多少個年代,現在倒好干旱了,沒有了水源,想起來把河水斷化,打成河壩,已經晚了。為什么當時沒有珍惜我們所擁有的,到如今一切都化為空虛才想起來。這點我保持沉默。因為我只是個普通不嫩那個普通的人。——后記
                
                篇三:家鄉的小河
                家鄉有條彎彎的小河,它從西面的丘陵中蜿蜒而來,又奔東面的群山里蜿蜒而去,一年四季流水不斷,兩岸綠樹成蔭,田舍交錯,春季里,桃李爭艷,堤岸上一片紅霞連著一片白云,相映生輝,惹得一朵朵黃的紫的小花也搔首弄姿,競相獻媚,嫩綠的小草一個勁地探頭偷看;夏秋季節,兩岸綠草如茵,楊柳依依,一叢叢水竹青翠欲滴,一排排洋槐亭亭玉立,還有那桑樹、梧桐、花喜鵲。田野里瓜果飄香,金色的稻浪隨風起伏;冬天到了,小河就會暫時失去往日的繽紛多彩,但依然在寒山枯草的悲號聲中歡快地流淌,下雪時,白茫茫的世界里,它就像一根細細的玉帶,一路牽著兩旁無數大大小小雪白的“牛”“羊”“犬”“馬”。
                小河的水很清很綠,清澈得可以看清河底細細的白沙和奇形怪狀的卵石,能看清水中游動的一群群小魚,赤腳站在水中,可以看到腿上一根根汗毛在水中浮起,那碧綠的河水,就像是頭上的碧空掉入河中在流淌,讓人心醉,讓人忍不住想喝一口,讓人想用刀劃一塊回家給媽媽做鏡子,“人行明鏡中,鳥度屏風里。”我記得小時候我第一次寫家鄉的小河時就是這樣形容的。
                小河里有數不清的魚蝦,還有田螺和貝殼。光著腳在河里走著,忽然覺得腳底的細沙在動,用手一摸,保證就能捉到一條活蹦亂跳的黃鴨叫,餐桌上百幾十元一道的菜,在這里可以不花一文就輕松獲得。隨便翻開一塊石頭,就會有一只螃蟹揮舞著爪子爬出來。用手在岸邊的石縫里摸,十有八九能捉到一只大王八,可你得千萬小心,別讓它咬著了,這家伙一咬著東西,死活都不會松口。如果把一只小小的網兜拴上長長的把,早晨的時候,站在岸上胡亂地撈幾下,你就能得到一小桶小蝦或小麻花魚,那時媽媽把小蝦或小麻花魚用油炸炸,放上紅紅的剁辣椒,那味道,又鮮又香,能讓人把舌頭都吞下去,現在想起來還流口水,可就是很難吃到那地道的口味了。
                每天天一亮,小河就開始熱鬧了,先是誰家的鵝鴨爭先恐后地撲到河里,撒著歡地追逐,拍打翅膀,接著就是麻五爺牽著他那寶貝牛兒來河灘上吃草,太陽升起來的時候,陸陸續續有人扛著水車來車水,有人駕著小船來撒網,有人拿著釣桿來垂釣……
                小河是我們年少時的天堂,我們大部分時間幾乎都在河邊呆著,上學經過河邊,大家要來比幾下‘起鍋巴’,找一塊薄薄的石子,貼著水面擲出去,石子擦著水面劃出一串串漣漪,誰擲出的石子漂得遠誰就羸了。放學時,在沙灘上看螞蟻搬家,一看就能看上大半天。平時為家里扯豬草,放牛,都在河邊,沙灘上的草又多又嫩,把牛往沙灘上一趕,自己就只管在草叢里樹枝上去掏鳥窩,捉蝴蝶,或者在細軟的沙灘上摔跤,打鬧,有些不喜歡熱鬧的,就獨自拿根竹棍拴上繩子,繩子的另一頭綁上一小團棉花在草叢里釣青蛙,玩累了,玩臟了,就往清清的河水里一泡,說多舒服就有多舒服。有時,大家只顧著玩沒注意,麻五爺家的大水牛和胡伢子家的大水牛就干上架了,麻五爺心痛他的水牛,怕它吃虧,一面大呼小叫地上去拉牛,一面拿根樹枝使勁抽打胡伢子家的牛,可兩條牛斗紅了眼,哪能分得開,我們都躲得遠遠地觀看,后來大人們都來了,有人點著個火把用長竹桿挑著伸在兩條牛的頭底下,才把它們燒開,也不知怎么回事,那些公牛只要一碰面甚至遠遠地相瞧見就會斗架,所以,那些家里養著公水牛的人,往往一人在上游放,一下就在下游放,有人干脆把牛趕到了后山,不讓它們照面。
                河邊的日子是快樂無憂的,但可恨的是那個又老又丑的麻五爺,處處多管閑事,和我們過不去。很少的時候,我們幾個偷偷下到河里洗澡摸魚,結果被他發現了,他就在河邊的柳樹上扯下一根柳枝,像打胡伢子的牛一樣抽打我們,最可恨的是,有時打完了,他還告訴你家大人。大一點的時候,我們游過河去偷對岸的西瓜花生,結果又讓他發現了,他那麻臉氣得就像新鮮的豬肝上沾滿了黑芝麻,,挨家挨戶去告發。那時,他整天在河邊放牛捉魚,什么事都瞞不過他,我們恨不過,又拿他沒辦法,有一次,趁他下河捉魚的時候,把他放在岸上的衣褲藏了,害他一整天上不了岸,到晚上才敢偷偷回家,總算出了一口惡氣。
                其實,那時恨不得咬麻五爺一口,可現在卻一點也恨不起來,有的,只是一絲同情,一縷牽掛。
                每當夕陽西下,小河里就成了歡樂的海洋,忙活了一天的人們,不分老少都下到了河里洗澡,有仰泳的,有狗刨的,有打水仗的,有比賽潛水的,不會水的就站在水淺的河邊瞧熱鬧,大家盡情地享受著這份清涼和快樂,一天的疲勞和不快都溶化在了清清的河水中消失無蹤。女人們則在下游不遠處的水邊一字排開洗衣服,洗頭。頓時,那捶衣聲,嘻戲聲,笑聲,擊水聲,連成一片,金色的河水也沸騰了,歡快的波紋一圈又一圈,無限地擴展,延伸。岸上夕陽下的樹木也醉了,小鳥的翅膀鍍上了一層金色,在河的上空嘰嘰喳喳來回不停地飛,似乎也想分享一下這歡樂的氣氛,暮歸的老牛倔強地扭著頭望著河面,不忍歸去……
                月亮升起來的時候,小河也安靜了。月光下的小河就像一位熟睡中的美麗姑娘,恬靜而安祥,輕輕的流水聲就像姑娘發出的均勻的甜甜的鼾聲。兩岸的山和樹木投在水面上的倒影,呈現各種奇怪的形狀,隨著小河一路變幻。水上浮著一層薄薄的水汽,使人聯想到睡夢中的姑娘身上蓋著薄薄的乳白色紗巾。微風輕拂,河面上泛起一片白色波光,就像一群銀白色的魚兒在水面游走,一會往東,一會往西,一會游進山和樹的倒影里。偶爾有一條魚兒躍出水面,撕破河面的寧靜,激起一圈圈朦朧的遐想。河兩岸的田野里,傳來一陣陣蟲鳴蛙叫,中間夾雜著幾聲犬吠,數點螢火在夜色里隱約,遠處的青山像一道道黑色的屏障,顯得遙遠而又神秘,小河就在這月色里流向那屏障,流向遠方。
                晚上,父母有時會和我一起到河灘上乘涼,一邊踏著月色,一邊給我們講李逵,講諸葛亮。那晚,媽媽給我講乞巧節,說了牛郎織女的故事,我當時似懂非懂,覺得好神秘,好神往,可我睜大眼睛數了半夜星星,就是沒有看到傳說中那個美麗的女子和那個牽著牛的男人。,倒是聽到了誰家的窗口飄來一縷縷悠揚的笛聲……
                小河,就這樣美好,這樣有無窮的樂趣。
                小河,就這樣年復一年地流著,流白了多少人的頭發,流走了多少歡樂多少愁。
                小河,就這樣不停地流著,流過不變的青山,流過一樣的熱土,流著不同的故事。
                家鄉的小河,你孕育了兩岸的一草一木,養育了兩岸的無數生命,你伴我度過了一段美好的時光。你曾載著我的夢想載著我的快樂,也曾載著我的愛恨情仇,一去,不再回頭,一去,數十寒暑,現在,你還在家鄉靜靜地流淌,風采依舊,我卻已離你遠去,身在旅途,慢慢地變老……
                我愛家鄉的小河,愛河兩岸的一草一木,愛每一個我愛過的和我恨過的人。
                小河彎彎,彎成一個問號,問愛為何物?問人生幾何?
                啊,家鄉的小河,彎彎的小河,伴隨我彎彎的人生。你彎彎的眷戀,讓我百回千轉。如今,我只能讓枯燥的文字重溫、記憶你的美麗和神韻,獨自醉,獨自癡,獨自把思念揮灑。兩行清淚的折射里,有你昨日的滄桑和明天的希冀,于是,我不悲,也不喜,微笑著和你一起,把歲月品嘗。
                
                篇四:家鄉的小河
                八月,初涉淺秋,空氣依然熱火朝天,朋友們,閑暇之余,便約定要去游泳,問我會不會。我微笑:不會。
                是的,我不會。但就那么突然的,想起了我的家鄉,兒時,我家門前就是小河。跟我一般大的孩子,幾乎個個都會游泳,唯獨我和妹妹不會,因為父母一直嚴禁我們姐妹玩水。
                一條小河,把山村分為了兩邊,我家便是靠山的那邊,而對面是一個小鎮,學校就在小鎮上,而我們要去小鎮,除了走山路外,便是劃船,所以,雖然我不習水性,但卻比同齡的孩子們更會劃船。河水,冬天時,暖暖的,夏天時,涼涼的,所以不論春夏秋冬,我和妹妹總會在小船上,或洗洗衣服、或逗逗河魚、或看看藍天白云,那樣的日子,倒也算悠然自得。
                山村里的人們,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從我有記憶起,我家門前就有一條小船,一直停靠在家門口,父親靠打魚為生。父親捕的河魚比較多時,我和妹妹便會劃船到小鎮上幫著父親賣魚。把那些小魚,用一根竹條,串成一小串,盡管很便宜,有時也很難賣出來,因為山村里的人們都不富裕。
                河魚特別的鮮甜味美,每次賣剩的魚,便是家里的菜,于是,家里幾乎餐餐都是魚,或煮著吃、或炒著吃、或下湯吃……即便如此,我竟也沒吃膩,有一陣子,班上的同學都笑我說,“你連說話都有魚腥味呢。”我才驚覺,家里的菜,餐餐都只有魚和青菜。
                幼兒時期,我和村里的伙伴們,都稱家門前的小河為海,因為一眼望去,也只看到霧蒙蒙的一片海,叁差不齊的一座座小山,屹立在海中央,露出黃泥土壤,似一座座小島嶼,碧綠河水的盡頭依稀有山鸞起伏,看起來,有一種朦朧的美。近看,清澈的河水,微波蕩漾,還泛著澄清的綠,看起來深不見底,這也是父母一直不讓我學游泳的原因。
                夜晚來臨的時候,村里的男女老少都喜歡在自家門前乘涼,晚風透過河水拂面而來,清爽舒適。我時常拿著小凳子,坐到母親身旁,把頭靠到母親的大腿上,仰面看著天空,漆黑的夜空,繁星點點,一閃一閃,異常美麗,常常會引我暇想:天空上,是否真的住著普度世人的觀世音菩薩及眾神仙呢?如果真的有,那么此時,她會看到正乘涼的鄉親們嗎?月亮之上,是否又住著嫦娥和王剛呢?據說王剛一直砍樹,若樹倒了,會從天上砸下來嗎?每當這時,母親,總會笑我傻丫頭。
                河對面的小鎮,隨著夜晚的到來,而慢慢恢復安靜,在漆黑的夜色下,萬家燈頭,倒映在小河上,一眼望去,華麗異常,有時自己都難以相信,如此普通的小山村,因了小河的襯托,竟能如此的美輪美奐。
                家門前的小河,雖是我幼時最美的記憶,可我也曾憎恨過它。
                每年一到雨水泛濫的季節,河水便雨水連成一氣,泛濫成災,甚至有些房子都會被小河淹沒,以至于有些人家便沒有地方住,若是比較富裕些的,又能蓋上樓房的,卻也只能住在第二層樓以上。我最開始的那個家,就因為小河的光顧,父母焦頭爛額,卻又無計可施,就在快要變成難民時,許是上天的眷顧,恰巧有一戶人家住到城里了,我們一家才有了安身之所。
                河水不斷的漲,村里的小孩要到小鎮上學,便只能繞更遠的山路。記得有一次,我們一村子的人在村長的帶領下,都到山里挖路了,本來只是河對面,怎么看也只有三五百米的路程,可一繞山路,便成了很遙遠的路程了,下雨時,山路泥濘不堪、蜿蜒崎嶇,若不是成群結隊,孩子們根本不敢獨自走山路。
                于是,小船,便成了孩子們上學的的交通工具,只是交通工具也需要有人驅使,可鄉里的人們,總是早出晚歸,很少有人閑著,所以每次接送的小船總會坐滿人,如若遇上風浪大些的時候,我常常擔心小船的承受力,好在,多半的孩子們都習水性,所以家長也才稍稍寬心了點。
                每每這些時候,我都會在想:如若,能有一條橋連著河的兩邊該多好。可是這個愿望,在我離開家鄉前一直都沒有實現。
                因為水災的緣故,政府啟動了村民移民政策。能走出大山,是每家每戶都夢寐以求的愿望,我已經不記得為了能移民,父母花了多少心血,求了多少人,終于,我們一家和一大部分村民都如愿以償,走出了大山。當大家都沉浸在住樓房的喜悅中時,村民們才發現,曾經在家鄉吃山靠水,而如今,在城市中,文化不高的村民們,生存便是一件大難事,可即便如此,村民們還是靠著勤勞的雙手,在城市中扎根了。
                在城市呆久了,便越來越懷念家鄉的山山水水。雖聽到過一些關于家鄉變化的事情,但一直苦于沒辦法回去看看。直到我出來工作后的一年春節期間,才有幸回去了一次。
                回家鄉,坐船是曾經最方便的交通工具,那條水路,一直都有班旗船專線。而如今坐船的人已經少之又少了,同行的人都說做車已經很方便,無需坐船,于是便隨大流。
                快到家鄉的時候,我一直在想,那個我曾經的家,現在是什么樣子呢?可真的到了的時候,我才發現,曾經那個家的具體位置,我都已經不敢確定了。殘存于腦海中的家鄉,在我面前已經找不到一絲一毫的影子了,就連小河,曾經在我眼中一望無盡的小河,如今也只能看到它的尾巴了。小村莊再也不是原來的小村莊了,曾經所有的木板房都已經被兩層的小平房所替代了。據說,這也是政府的惠民政策。
                小村莊與小鎮,已經被一條大路連接起來了,就如同我曾經想象的橋一般,只是少了河水而已。
                或許我該感到高興的,因為有了路,小村莊和小鎮的的距離便拉近了,孩子們上學,大人們做買賣都方便了許多,大家再也不必擔心,大雨連綿的季節了。這是一個村莊的成長,一個村莊的進步,更是一個村莊的發展。可我的心里,居然有一種失落感由然而生,我不明白,曾經碧綠泛光、深不見底的河水,怎么突然就消失了?
                或許我真的不該失落,村莊怎么可能一層不變呢,不變,只能表示著它沒有成長,沒有進步,更沒有發展,而村莊如今的煥然一新,說來是該讓人感到驚喜的吧,只是內心深處的失落,如同心被掏空的感覺,家門前碧波微漾的小河,曾給了我們多少歡樂,給了我們多少希望,雖然同樣也曾經過我們苦難和不安,可在苦難中,我們學會了淡然面對。
                而今,小河徹底消失了,只留在了我最美的回憶里。站在小山村里,看著眼前的一切,想起曾經的點滴,竟有種惘若隔世般,似真非真、似夢非夢。
                
                篇五:家鄉的小河
                白泥河,我小時候記憶中家鄉的一條綠色小河。你繞過沙丘,穿過草灘,悠悠碧水沿著寬闊的河道,緩緩流進家鄉的淖兒——巴漢淖。雖然沒有詩人寫過贊頌你的詩句,但我卻非常喜歡你。
                遠遠望去,你彎彎曲曲,曲曲彎彎,猶如天邊飛來的一條長龍;你波光閃閃,寶石點點,好像一條用翡翠鑲就的飄帶;就在你的兩岸,來回滾動著白云般星羅棋布的牛羊。近處,碧樹叢叢,芳草青青,把河水映得一片碧盈盈。你嘩嘩流水的聲音,是一曲快樂的交響樂,給歡騰的草原增添了獨特的神韻。這時,我常常心曠神怡,拿著牧鞭,哼者歌,置身于一望無垠的青碧草原。在你清澈的懷中,憨厚、純樸的老農建起了魚塘。魚兒你追我趕,輕捷伶俐,往來翔游。得意時,還吐出串串珍珠似的水泡,水泡飄飄忽忽地升到水面,頓時又化成微微的波紋。水底,還有許多美麗的貝殼,游動的蝌蚪……,尤其是貝殼,有的像微型的玉扇,有的像彩蝶的翅膀,它們又常常引逗得我俯下身去撈揀。
                清晨,我愛到你的身邊讀書。你的四周是那樣的恬靜,空氣是那樣的清鮮,朝霞映紅了你,也映紅了我。有時,我的聲音會引來群群鳥兒,同我對答和應,我感到是那樣的舒暢。傍晚,我愛到你的身邊散步。那杜鵑啼血般的晚霞和形態各異的火燒云倒映在水中,給你又增添了一道道分外絢麗多姿的色彩,吸引著我駐足觀賞,讓我產生許多遐想。
                白泥河,我記憶中明凈晶瑩的小河。你是柔軟的輕紗,你是無暇的翡翠。你曾伴著我讀書、散步,你曾美化了我的家鄉,你更養育了這里一代代勤勞、善良的村民。
                如今,我用渴望的目光,四處尋覓被丟失的景象。你不見了,躲得無影無蹤。多少次,我在回鄉的途中,甚至在睡夢中把你苦苦搜尋,卻杳無音訊。那高聳的煙囪,林立的廠房,然而讓我目不暇給。我的家鄉小河,我生命中的綠色小河!這究竟是什么原因,白泥河——我怎么也找不到你呢?
                
                篇六:家鄉的小河
                電視里劉歡的一曲《彎彎的月亮》勾起了我的思鄉情感,思緒一下子回到了童年,回到了久別的故鄉,回到了那條童年的小河;故鄉那條童年的小河在我的夢里始終流淌著,它是我童年的搖籃,童年的樂趣,是我一生關于童年的回憶……
                我的童年在一個及其平常的小山村里度過,山有兩座:東山和西嶺,所有人都這么稱呼它們;河只有一條,在離村不到一里的東山腳下,人們也就習慣地叫它東河(可以算得上牡丹江的源頭之一),河上的一座木結構老橋是過河的唯一通道,據說還是滿洲國時候日本鬼子修建的,橋東頭公路通往寧安縣城,西頭通往莎蘭鎮。在人民公社時期,距橋下游大約400米處修了一道攔河堤壩,形成了一個小型的水庫,其目的是為了抗旱,但我們沒有感覺到水庫抗旱救災的功效,倒是水庫里水和魚讓我們的童年充滿了歡樂……
                游泳是享受水中樂趣和確保下水安全必備的技能,兒時學游泳沒有老師,不知道是大人們怕擔責任還是閑麻煩,不論怎樣央求就是投師無門,無奈只好向年長一些的大孩子們學習,將自己的帽子在水中浸濕,用嘴將其吹滿了氣,一手緊緊拽住帽遮,使鼓了氣的帽子盡量墊在下巴磕底下,另一只手和兩只腳一頓的亂撲騰,不知嗆了多少水,慢慢的就可以游了(其實是不折不扣的狗刨),可一旦能游個十米二十米,就算會水了,還往往招來很多小伙伴的羨慕。
                沒修水庫之前,河里的魚全部是野生的,無論是下網還是垂釣都無人過問。水庫建成后,生產隊買了一些白蓮、鯉魚之類的魚苗放到水庫內養殖,在距離木橋上游一百多米的河彎處用鐵篩子將河攔腰隔為兩段;鐵篩子以上可以垂釣、下網,鐵篩子以下禁止一切捕魚活動。為了看住“集體財產”,由大隊支部書記的父親負責看管水庫;老頭子異常的認真,我們這些偷釣者經常被他攆的“丟盔卸甲、屁滾尿流”……
                下大雨是捉魚的大好時機,沿著木橋往西連接村莊砂石路兩側的排水溝內匯聚了大量雨水,水流順溝泄入河內,河里的魚則逆水而上擁在溝中。每逢下大雨,喜歡捉魚的大人、孩子都挽著褲腿赤腳站在溝內摸魚,運氣好的經常能夠捉到半斤以上的鯽魚或白蓮。隨著年齡的增長,十多歲的時候我就可以和同學們借著游泳的名義在水庫的淺水區域摸魚了,這種捕魚方法叫看魚的老頭防不勝防。
                家鄉的冬天亦是冰天雪地,待到結冰的河面上可以走人了,平靜了許久的小河又一下子熱鬧了起來。兒時的冬天有好多有意思的娛樂活動:捉鳥、滑爬犁、打雪仗,但滑冰卻是每個男孩子最熱衷的一項活動。
                那時侯滑冰沒有冰刀,大家都是自己動手制作的冰車(單腿驢)。冰車的底部是一條類似小學生格尺模樣的一塊鐵板,固定在一塊木方上,夾著鐵板的木方上面安裝一個可以放下兩腳的木板,為了滑行姿勢的需要,在木板的前后各安裝兩塊立板(立板前低后高),連接前后兩塊立板的是一條木條,滑冰時兩腳放到木條兩側,腳尖在前立板后,腳跟放在后立板上,身子蹲著,兩個胳膊擺動冰釧,滑起來速度很快,而且轉彎靈活,體育課老師經常組織男學生比賽,雖然沒有任何獎品,但每個參賽隊員都全身心投入,“賽車”在冰面上相互追逐,場面異常壯觀。
                冬至以后,會冬季捕魚的大人們開始打冰眼,用抄羅子攪動河水,將水中碎冰撈凈,坐等魚兒露頭;一旦有魚探頭呼吸氧氣,早以準備好的抄羅子便輕而易舉地將魚捕到。河水較淺地段,人們用同樣的方法捉蛤蟆,打好冰眼后,用草繩子捆一大團倭瓜秧放到河底,河上留一段草繩子,一兩天后從新打開冰眼取出倭瓜秧,好多的蛤蟆都鉆進了倭瓜秧里,收獲亦是不小。
                童年時期生活異常艱苦,但那條小河給了我們很多養分補充。現在的生活條件好了,有時候吃起魚蝦來還要挑剔有土腥味兒!那條童年的小河現在近似干涸了,那條攔河堤壩也早已消失了痕跡,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水田,河水如溪流一般的瘦小,老木橋已拆掉,在它下游10多米處建造了一座水泥橋。童年的小河只有在夢里出現了,說不出那是一種怎樣的感傷和惆悵,愿童年的樂趣伴隨年齡長大,永不逝去……
                
                篇七:家鄉的小河
                我的家鄉有一條小河。
                是的,該有一條小河,不太深也不太寬,像一條玉帶平放在我那小小的村莊南面,自東向西,流入104國道東側的溝渠,在向北奔行著。
                記憶的小河,永遠那么年輕而頑皮,即使干涸的時候,也流淌著醉人的歡笑。
                小時候,從課本上知道釣魚有很多樂趣,就想,非常想學釣魚。那時的鄉村很貧困,買不起魚鉤,確切的說,大人也不可能允許買,因為太窮太窮。就偷偷的從母親的針線筐里摸來一根針,在煤油燈上烤,然后用紙或布包著輕輕拿彎,穿上縫補衣服的黑線,上截蚯蚓,在距離魚鉤的不同地方拴上等距離的火柴桿或類似的東西作為魚浮,即可釣魚了。這便是世界上最簡易的魚鉤了。就這樣,母親知道了也要大罵一頓,說是敗家子,不會過日子。
                不過,針,有時也可不從母親那兒拿,因為好朋友會贈與,不過他也沒花本錢,只是和貨郎做了一個小小的游戲。每每走街串巷的老貨郎來時,他便掏出衣袋里似乎永遠花不完的2毛錢,和貨郎說,他媽叫他買針。手里拿些針,像模像樣的挑著,嘴里說這根不好那根不好。貨郎煩了,就會說,你買不買,不買就拉倒!拉倒就拉倒!他也裝作生氣的樣子,把針還給人家。等貨郎走后,他狡黠而從容的從地上撿起趁貨郎不注意時扔落地上的針。有時為防暴露,也用腳踩著。當然。“作案”的范圍不僅僅局限于針,偶爾也會擴大到糖豆豆之類不值錢而又不顯眼的小東西。
                然而,真正釣魚時,就不是那么回事了。等了好多會,也不見魚兒上鉤。等到魚浮動了,拿出來看,魚食已沒有了。如此的反復,興味就索然了許多,就把魚竿插在河邊的水里,自顧自的去玩耍兒。
                有好幾次,母親拍著手笑著說,今天中午該有魚吃了吧。擱2斤面,能做一盆呢,全家都解饞了!說的我的臉紅紅的。父親也笑了,偷偷的把我拉到一邊,教我用另一種方法捉魚。就是把家里的臉盆,上面蒙著一層薄薄的白色塑料紙,上面留一個小洞。盆沿一圈用繩子系住,再連著一根長長的繩子通向河邊,捉魚人的手攥著。在盆上面的小洞里放些麥麩。方法很簡單,把這種裝置平推到水里,人在岸邊拉著繩子,過一段時間再拉上來,幾乎每次都能捉到,只不過盆中魚的輩分實在太小,有的恐怕是魚類中的孫子輩吧,當然也就上不了臺面。我就用空酒瓶裝上水,把魚兒裝在里面供玩賞。時間不會長久,就忘卻了,連瓶子帶魚,也會無影無蹤。可能是母親嫌惡扔了吧,誰知道呢,也不在意,因為是孩子。
                春夏秋冬,暴水過后,小河就更加喧騰了。河面平平的,河水潺潺的流著。大人們便穿著褲衩,上身穿著厚褂子,拿著四支網,到河里等魚。四支網,是我們泗縣人地方上的稱呼。網面是矩形的,對角用十字竹竿弧形的上掛著。十字交叉處用繩子系緊,連著一根竹竿或木質的硬實的木棍連著,下端用像魯智深的月牙鏟的鏟頭樣裝置抵在腿上,好把網挑起來。我那時好稚氣的問,大爺誰冷不冷?大爺說,不冷,魚頭有火。不信,你摸摸!他拿著魚,叫我摸。我信以為真,摸上去。魚頭沒有火啊,水也很涼呀。大爺趁我愣神時,把魚頭戳向我的嘴。我嚇得后跳了幾步,說,大爺,壞蛋!大爺笑了,周圍的人也笑了。
                多年后,回到家鄉,大爺原來硬朗的身軀也彎了,頭發也花白了許多,牙齒也脫落了不少。談及此事,爺倆哈哈大笑。大爺說,二子,你現在出息了。但記住大爺的話,狗不嫌母丑,子不嫌家貧。外面的人壞,心眼多,不如家里人實在。千萬不要忘了本。抽空啊,常回來看看!
                是啊,古老的土地上養育著一代又一代憨厚而淳樸的鄉民,他們不怨天不怨地,默默的勞作著,用厚厚的脊梁撐起高高的藍天。藍天下響蕩著他們高亢渾厚而不摻雜塵世俗念的喊唱。
                在我的心中,家鄉的小河,永遠那么清,那么亮,那么不緩不急的流著。

              上一篇:家鄉的味道

              下一篇:靜守流年

              成人视频免费在线观看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