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ad id="1hdvh"><var id="1hdvh"><mark id="1hdvh"></mark></var></thead>

<sub id="1hdvh"><dfn id="1hdvh"><ins id="1hdvh"></ins></dfn></sub>

<span id="1hdvh"><th id="1hdvh"></th></span>
<address id="1hdvh"><var id="1hdvh"><output id="1hdvh"></output></var></address><sub id="1hdvh"></sub>

      <form id="1hdvh"><listing id="1hdvh"><mark id="1hdvh"></mark></listing></form>

        <thead id="1hdvh"><var id="1hdvh"><ins id="1hdvh"></ins></var></thead>
        <sub id="1hdvh"><dfn id="1hdvh"><mark id="1hdvh"></mark></dfn></sub>

        <address id="1hdvh"><dfn id="1hdvh"></dfn></address>

          <address id="1hdvh"></address>
          <form id="1hdvh"></form>

              <address id="1hdvh"></address>

              <thead id="1hdvh"><dfn id="1hdvh"><ins id="1hdvh"></ins></dfn></thead>

              最佳講堂_美文欣賞_勵志文章_原創美文摘抄_早晚安心語_散文摘抄_短篇故事_短篇小說_優秀作文
              菜單導航

              在水一方

              作者:?最佳講堂 發布時間:?2019年08月17日 00:06:16



                篇一:咫尺天涯,在水一方
                咫尺天涯,在水一方,是你如蓮馨香的誘惑,還是你晶瑩剔透的吸引,柳畔河堤,新露清菀,的香如蓮般的開放,象短笛在相思夢里吹響,夜里的琵琶聲聲,溫柔地探進夜的悠長。剪燭一枚相思雨,似你繡臥在夢的河床上,鴛鴦柱,紅情枕,淚在雨簾里傾灑,似遙寄夢里的琵琶。
                春啼細雨,籠愁淡月,笙歌中瓊露亂點,似雨簾夢囈潑下,聞綺羅香乳,香暖撲鼻,溶溶澗水間,似聽琵琶輕彈,一曲黛眉思蓮,雛鳥生檐,就在夢里邊。醉夢里的年華,如你的芳心瀲滟,象雁闊雨聲,在鸞夢里輕吟低唱。玻璃里的幻影,池塘里的清蓮梳妝,一筆一筆,一款一蕩,象瓊管飛出的葦蕩,在我的面前飛奔飄揚,你赤裸的香影,如蓮般的窈窕,在那夜的青春湖里飄蕩。
                玻璃里的畫樓,銀幕里的飄灑,象蝴蝶夢的影像,在夢的高樓里引渡。幾度臨聘,幾度曉寒,夢境里的思蓮,如簫聲去處,夢落天涯。對誰思,對誰戀,香飄醉粉,暮卷心晴,暗渡十幾年的滄桑思想,都成為夢囈的荒涼。滴水輕盼,紅燭里想,簫不能寐,還在心傷夢里吹響,一聲一蕩,象牽扯愛的衷腸在暗夜里簫傷。
                微茫里的畫絲,繡房里的點香,象鞭抽我的脊梁,疤痕里的冥想。只怪你匆匆的離去,不給我夢的思量,怎奈空落思雨,望卻淚山,在玻璃的雨簾夢里輕卷,那般相思的凄涼。一曼一影,帶走我的心傷,我在無助的彷徨煎熬中苦想,玻璃圖畫里的鴛鴦,是否能成雙。
                柳鎖露思魂,花雨蝶夢醒。你似在油畫卷里嗅到一抹清香,柳梅開放,酥雨池塘。鶯魂裊動著簾夢,扯下雨衫萬千,裸露出枝頭影,疏狂里的陶醉,依月墻,夢露影,那般美妙悠長。象晚雨在催宮柳的樹,懷抱柳思的想閑葉里的芭蕉聲,花亭里的曉夢,象立在窗前影,楔進瞳孔里的琵琶聲,在一蕩一漾的彈,哭。
                玉蝴蝶的夢在窗外,恨那般的近在咫尺,就不敢接近荒涼。象隔蒼煙萬縷,楚翔在夢境,那雁聲漸進漸遠,把你的夢掛牽。你象聞到山魂體魄,南山中的不老松,在威風挺立,剛直不阿。你欣賞到挺拔的美,在美麗的山體上,凹凸的山水間,似魂在潑蕩,似夢在書寫。
                你想桃花柳葉,綠絲抵拂,你在幻夢里引渡,在春風里想。在芳草萋萋的歲月里,是否也有鴿群的飛入,或能聽到燕舞生平的歌聲。你在粉香里想,在夜寒中思,那棵梅花樹是否能開在你的夢里,你的心中。
                空城里的思,曉夢里的想。就象那鵝黃似的嫩綠,就躺在你夢囈的床上。枕巾里的夢,徹夜般的想,都被圈定在那荷花的中央,那落不盡的春,在夢的池塘里,一蕩一漾。那片片吹不盡的思量,就象在那翠綠的湖面上蕩漾,我看到你的美,如荷花出污泥而不染的美,落定在我夢荷塘里,湖面上。
                暗香里的浮動,攀枝的想。就象天宮里灑下的香露,掛在我夢囈的枝條上,親吻在我夢鄉里。一品一醉的飲醉,何時能終止,我想今生無遺,我只有攜著你的美夢飛臨,到我想要去的地方去。
                咫尺天涯,在水一方。
                
                篇二:在水一方
                蒹葭蒼蒼,白露為霜。所謂伊人,在水一方。溯洄從之,道阻且長。溯游從之,宛在水中央。歲月似一杯清酒,靜靜地品酌,就會發現,沒有化不開的思念,沒有解不開的情愁,沒有沖不淡的眷戀……
                歲月匆匆,漸漸感覺到了光陰走過的絲絲涼意,此岸是我一路追隨的目光,彼岸是你遙不可及的背影。記憶中的那片海,澄澈蔚藍,波光瀲滟,站在歲月滔滔的浪潮中,仿佛看到水中的伊人,攜著浪花,翩翩而來……
                “身無彩鳳雙飛翼,心有靈犀一點通”,文字是心靈的極致綻放,浸透著溫潤而璀璨的芳華。喜歡徜徉在你的文字里,用真心去品讀,品讀你淡淡的傷感、淡淡的惆悵、淡淡的憂郁;用靈魂去觸摸,觸摸你的渺渺情思、悠悠心韻;用真誠去追尋,追尋你的唯美優雅、溫馨浪漫!
                一直在想,你是怎樣溫婉的女子,會有如此的靈氣,讓清淺的文字旖旎溫潤,沉靜繾綣,明媚溫馨;一直在想,是怎樣一顆玲瓏剔透的心,才能散發出那樣馥郁的芬芳;一直在想,是怎樣的繾綣情懷,能將心靈之花變成文字,綻放得搖曳明媚,瑰麗芬芳?
                每一個音符、每一個文字、每一首詩行都恰似盛開于心靈深處的一束束素潔雅致的紫丁香,花開的那一刻,綻放著你如夢的情思,花謝的那一瞬,也灑落了你幽幽的感傷。
                臨湖佇立,亭亭的倩影倒映水中,低頭回望的溫柔,不語卻已如水!一抹娉然的淺笑,婉約成詩意輕籠的月色,悄然潛入我終生不悔的夢境。所謂伊人,在水一方。詩經里出走的女子,攜一段冰清的故事,帶幾許迷蒙的期盼,在這溫柔的風里,緩緩走來……
                望穿秋水只為,伊人在水一方!遠方,是誰,在幽靜的黃昏,把酒邀月,淺斟慢酌?是誰,將虔誠的祈愿,輕輕放逐,在夜色里點燃夢寐?是誰,借夜的清幽,風的飄逸,輕喚你的名字?是誰的心韻,驚了絢爛的霞,擾了晶瑩的露?又是誰的嘆息喑啞了清簫、憔悴了紅蓮?
                總是喜歡在一些安靜的時光里,品讀那些清麗優美的文字,淡淡的憂傷,幽幽的情愫,沾著濃郁的氣息緩緩涌來,那一刻,我才知道,有些東西是注定無法抗拒……
                塵世幾輪回,滄海已桑田,為何盈盈秋水,依舊望不見夢中倩影?為何悠悠碧空,依然看不到歸巢雁翎?琴弦上泠泠的清音,可是水草般滋長的思慕?曉風吹動一池的蓮音,瑩露凝結三生的清愁。翦翦雙眸凝成一泓滟滟的碧波,幻化成曼妙的情思。
                綠草萋萋,白霧茫茫,浩渺煙波,流淌著、氤氳著的,是不是盈盈期待和悠悠情懷?水之湄的你,可曾聽見千里之外傳來悠揚笙歌?可曾看見碧波長堤畔望眼欲穿的身影?那一湖如水的相思,在你轉身回眸的剎那,凄美綻放。那一刻,在水一方的你,靈動成絢麗,定格為永恒!
                站在蒼茫的水邊,輕輕呼喚著你的名字,隔了蒼蒼的蒹葭,隔了茫茫的白霧,看不見你的眼睛,卻感覺得到你的凝視;聽不見你的呢喃,卻感覺得到你的氣息。你在,在水的一方。遙遠而貼近,模糊又清晰,隱約聽到了你的淺唱,漸漸嗅到了綠草的芳香!
                你,是一個多情的精靈,在歲月的長河悠然穿行,恬靜而溫婉!無法為你編織美麗的詩句,只能在這清冽的清晨,對著茫茫霧靄凝眸沉思……看朝暉吻醉一湖秋水,嫣然輕撫“在水一方”的千年幽夢……
                且入我詩,我在詩里等你
                且入我夢,我在夢里等你
                夢中伊人,在水一方!
                
                篇三:在水一方
                不知不覺,地球公轉已經到了近日點。
                秋天,多么糾結的一季。分明是那么的舒適,卻又是那么的悲涼——“裊裊兮秋風,洞庭波兮木葉下”。
                突然懷念季延那一壁的牽牛藤,落紅不再,紫色的朝顏花順延而上,明明是凋零的季節。
                日子一如往常的單調,一本書,一杯水,仿佛又回到了那個“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只讀圣賢書”的年代。
                溫差的驟變,我感覺到了涼意,探出窗外,卻嗅不到秋的味道,好生失望。腦海里,季延的秋天更加鮮活,我,好想念。
                同學來竄門,瘋狂地討論著雙節的種種,費翔的出現酒店尖叫連連,某某和張繼科合影,張惠妹和楊冪現身磁湖山莊,諸如此類。面對她們的狂熱,我唯有沉默,為什么我的心里泛不起一絲絲漣漪。
                就像席慕容“為什么我會在一大群朋友中突然地就沉默,為什么在人群中看到相似的背影就難過,看見秋天樹木瘋狂地掉葉子,我就忘記了說話,看見天色漸晚路上暖黃色的燈光,就忘記了自己原來的方向。”
                一切都只是煙花一樣虛空的美麗。
                這,算不算是一種嫉妒心理呢?呵呵,曾幾何時,我也和菜頭她們一起追過《星周刊》。許是時間太過蒼白,撫平了過往傷痛的同時,也平息了火熱的心。
                撫著膝蓋上的瘀青,回想著昨晚的瘋狂,在季延,我們也曾這么瘋狂過,只是當時還要躲著一個教科主任。
                日子過的太平淡,幾乎都要淡忘了這份瘋狂,忘了季延的那群小瘋子。
                有時候,開著微信,期待那個教我使用的人能傳來一聲問候。
                有時候,看著,期待那只受傷的小鳥能給個回復,只想告訴她,我很擔心。
                有時候,通著電話,想告訴電話彼端的那個人:我們都不要哭。不期然的淚已落下。
                很多時候,我們總想著安慰所有人,卻一個人也安慰不了。
                距離越來越遠,傷懷越來越滿。
                大三,離開季延整三年了。高考的壓力似乎又回歸了,對未來的迷茫,我只能盲目的求證,一如班會上的口號:各種證,各種考。
                宿舍的氣氛一下子壓抑了,每每看著別人奮斗,就一昧的唾棄自己的慵懶,于是乎,我們只能逼著自己學習,學習,再學習。
                往往壓迫性的學習最是疲憊,但,我們別無選擇。
                對于很多人,我真的很珍惜,可是,人總有力不從心的時候。既不是神,我自是無法平均地對待所有人,也許聯系少了,也許距離遠了,但不代表關系變了。
                可能,以后畢業了,我離一些人更近了,離原本的集體更遠了,但牽絆必定是永遠的。
                與老鄉的羈泮是最深的,發自內心的喜歡這一群人,新的,舊的,煞是可愛的一群人呢。
                對于這個集體,我不無感激。在異地他鄉,作為一個外來人,我是陌生的,恐懼的,甚至是抵觸的。咱厝人是個溫馨的大家庭,給了我莫大的安全感,雖然不能保證以后能否既如往常的來往,祝福卻是終身相伴的。
                想說,我是季延人,也是咱厝人。
                也會想,是不是自己做的不夠好?
                覺著,有些人看自己的眼光不是那么的友善。或許,每個人的評判標準都不一樣,我非圣賢,又怎能做到人人滿意。
                只是,被人區別著對待,任是誰,心里都是不好受的。只有當自己處在那個階段,才能夠理解那一段的辛酸。
                我只想和別人好好的相處,不因任何外在因素,而截斷了純真的友誼。
                是誰說過,大學就是一個亞社會。
                曾經,這句話讓我激動,因為這是踏入社會前的體驗。現在,它讓我害怕。社會當真現實,學校雖較之單純,卻也免不了墮落。
                望著穿著迷彩服的新生,突然好懷念大一那個青澀的我,好害怕,十年后的我。
                
                篇四:在水一方
                無意秋雨來去,落花平添愁緒。立秋后一場突如其來的暴雨,洗劫了這個塵世;繁花雨摧,落英繽紛,飄去飄來的,可是惹人回念的往事?
                人生行程,白駒過隙。恰似水上浮萍,茫然水中,隨波逐流,離岸又離岸;飄浮著沒有歸宿的旅行。看過浮萍,方知這世上本沒有預定好的事啊。(中國散文網  )
                “找一方空地鋪滿歡笑,把心語傾訴給星星,讓它為我分憂解愁。與風為伴,笑里花落知多少。”網絡里的一篇散文句子,引人睱想。在回眸時,只需要一點愛就能讓未泯的童心復燃。于是,找到一個理想的空間,折一萬只紙鶴送上藍天,給銀河兩岸的牛郎織女搭建一座心靈的橋。
                然而,美好的故事,總是有些淡淡的傷。所謂伊人,在水何方?那座心靈橋,可否將愛引渡?
                離去的浮萍,無奈無聲。只留理想還在岸邊,用生命守候出發時的心愿。理想浸泡在柔弱、平庸之中久了,便會磨破我堅強的心骨,只任一習苦曲,夢里縈繞。
                是誰把無形的枷鎖牢牢地套在心靈,心靈的期冀卻怎么也撞不開理想與現實的墻壁。無法理清的思緒就如此纏繞于心,揮之不去。人生啟航時的心愿是心河里泛著的浮萍嗎――飄泊于心,觸我心房,只是亂了足跡?
                秋蟬鳴后,你是否還會想起《一路上有你》?如果記起,你又在何處呢?如果忘記,難道過去就只如昨天落下的晚霞、今晨飄起的云霧、夜半輕淋的一場雨?――而已?
                所謂伊人,在水何方?伊人,難道僅僅是一個陪著歲月落花的你嗎?
                “你能看到屏幕上的字,但卻看不到我滴到鍵盤上的淚”。這句獨白在歌詞里倘徉,流溢著一種獨自思念后的傷。我把心中的伊人依然護在心底,用一生去珍惜。
                曾經在一棵梧桐樹下,栽種了未來的理想,讓它發芽,讓它成長,讓它陪著那棵樹在歲月里徜徉。可現在沒有見到我的理想隨樹開花,隨樹飄揚,只有那棵梧桐隨著歲月自顧春綠冬黃。我心中的伊人,在水何方?
                夢中的伊人,來到現實變了模樣。沒有兒女情長,只有生命的徬徨。
                曾經,對那顆靜默的梧桐樹心存感激,因為它見證了一段情;因為它見證了忘我的相擁。然而,梧桐經過風雨之后,是否依然是我心中的梧桐?那個冬,雪落無痕;那個冬沒有聲音,只有心與心的交合,唱著世間美麗的一曲:
                “蒹葭蒼蒼,白露為霜。所謂依人,在水一方。”
                
                篇五:在水一方
                這是一個夏日午后,有薄薄的云,有清幽的風,涼爽舒適,令人恍然覺得到了天高云淡的秋季。適逢周末,飯罷,慵懶的在床上小睡,半夢半醒之間,電話鈴音響起,有朋自遠方來,于是,走到了散淡的陽光下,于是,終于有機會走近了那條小河,走近了那一段悠長的歷史……
                關于這條河,其實一點也不陌生,數次來來往往,從它最大的一座橋上經過,且,一個好友的家,就在河畔,每每去她家里,便是沿著河邊的小路蜿蜒近千米。可是,關于這條河,又實在很陌生:她的名字是怎么來的?她的源頭在哪里盡頭在哪里?所有這一切,都是一個未知,也不曾有過要探究她的欲望。只是,突然間,聽說,這條河,竟然跟著名的京杭大運河有著千絲萬縷的關系,這條河,竟然是從千百年的時空中裊裊而來,知曉了這些,再看小河,河畔的每一株蘆葦每一塊青磚石瓦,便有了無盡古樸滄桑的味道。
                這是一段古老的城墻。同行兼司機的領導說,這就是夯土,所謂夯土,是一種建筑材料。表示一塊泥土中的空隙經過夯的動作之后變得更結實。是土材質中較為結實的建材,在古代是城墻、宮室常用的建材。撫摸著這段冰冷厚重的、凝聚著古人智慧的墻面,看著它上面累累的傷痕,想象它不知歷經了多少寒暑易節風吹雨打的考驗,卻一如既往沉默的佇立著,守望著身前身后萬畝良田以及代代耕作不息的黎民百姓。
                沿著河邊的青石小路前行。小路一邊是一條小街,名叫“一面街”。小街在歷史的沿革中已經改換了面貌,但是還有幾處很老的房屋留了下來,暗青的磚,灰色的瓦,木雕的窗欞,沉默的夾在周圍充滿現代風格的建筑群中,如同一個老人,訴說著似水流年里,那一個個動人的傳說……
                繼續前行。一處正在辦喜事的人家,盆盆罐罐桌子椅子擺了一整個路面,幾個歡天喜地的孩子在河邊的堤壩上飛速的行走。我們的客人,一個靈秀聰穎的女子,驚嘆的看著那個熱鬧混亂的場面,感受著跟自己身邊的環境一點都不同的生活氣息。小河在此處,優雅的轉了個身,那流暢的河道,那柔婉的曲線,連同兩岸一望無際的綠色,連同河底那波靜靜流淌的碧水,美的讓我們忘記了呼吸。呵,故人想把西湖比作西子,濃妝也好,淡抹也好。我們的小河,應該如何形容呢?嬌俏?曼妙?風情?煙視媚行的婉約?客人說,小河是安寧的純凈的不沾人間煙火的,說她風情,總有貶義;同時,小河也是低調的,淡泊的,嬌俏,是形容小溪的詞匯……客人說她最喜歡白娘子里的小青,那個有著冰火一樣矛盾性情的女子,因著三個女子的渲染,小河,便也有了人一樣的思想。
                這里是一處碼頭,石階依然牢固可用。領導介紹說,當年,這里便是商賈如云千帆競發的熱鬧場景,也因此,我們道口曾有過“小天津”的美稱。眺望這條安靜的小河,九曲十八彎的河道上,便依稀有畫舫飄來,琴音渺渺,和著槳聲燈影,多少才子佳人的故事,也曾在這里上演:梳洗罷,獨倚望江樓,千帆過盡皆不是,斜暉陌陌水悠悠……
                三個女子在小河邊流連忘返,那邊的領導司機開始呼叫,小街里面,也有一處處別樣的風景建筑,養在深閨,等著大家去發掘呢!
                這是順南街,很有江南小鎮的風味吧!
                這位熱心的奶奶介紹,像這樣的小巷很多,名字也是各有特色,簡潔一點的有徐家胡同啊鄢家胡同啊,一定是跟里邊的住戶姓氏有關;奶奶說還有叫褲衩胡同的,我們在那條胡同口張望許久,也沒看出來這個名字的由來。大雅大俗,卻是在一個個名字中體現出來了。
                胡同深處有一處小小的院落,破敗,凄涼,半倒的柴門,結著蜘蛛網的小軒窗,幾株遮了一院陰涼的樹……無不透射出陰森的氣息。我們想象,深夜,一個書生挑燈夜讀,窗外,翩然而來一個絕世佳人,悄然站立,聽風聽雨聽書聲……說的自己都有點毛骨悚然,逃之夭夭。
                這是著名的道口燒雞義興張老鋪舊址。道口燒雞,香飄萬里。每每跟網友聊本地特產,我總是理直氣壯的搬出燒雞的牌子,讓他們聞之動心。這可是曾經飛到皇帝餐桌上的美食啊!不顯擺一把,能行么?
                這是一處商鋪,已經是我們這里的文化保護遺產了。我總是想象,二樓小窗前,一個妙齡女子,手執挑竿,輕輕的拉開了窗簾,俏臉半掩,羞答答的望著外邊來往的人流,期望意中人會騎著白馬來迎娶自己……身畔的女子說,可別是潘金蓮把竹竿掉下來砸到了西門慶!真真煞風景!不過,這一刻,樓下,沒有白馬,只有一輛汽車停著,兩種文明,一種在眼前,一種在心中。
                這是江南絲綢緞莊舊址。就如今看也是很大的規模。房子的風格很西化,很有教堂的感覺。西方買辦,當年不知從我們這里強取豪奪走了多少的銀子啊!可是,眼見得一切繁華終成昨,原來,真的神馬都是浮云!
                晚上宴罷回家休息,半夜突然開始發燒。先是在夢中知道自己病了。然后醒來爬起來找到體溫計測量體溫,無奈頭暈眼花看不清,喚醒相公幫著看,良人驚嘆一下怎么好好的高燒起來?等伺候我喝半杯水躺下后,他就不懷好意的猜測:“李老師,你不明原因的發燒,是不是今天下午你們在衛河邊,驚醒了千百年來的冤魂啊!”曾做過一個測試:假如可以穿越,回到古代,你會是哪個奇女子?測試結果,我居然是上官婉兒!無論我可以是誰,若人真的會留有一縷魂魄,我但愿若干年后,自己能修煉的寵辱不驚,能永遠在世俗之外徜徉,就像那條小河,在歲月里,讓風韻沉淀成一首最動人的詩歌……
                
                篇六:在水一方,浮云散盡,處處皆成空
                夢擾四季芳華盡,紅塵情緣墨染畫卷,傷定格在此情此景此季此夢……
                心弦孤飄于海天,夕陽印紅了此季的殘夢,無意輕劃流年,一抹清淚,跌落青衫,燃不起心死的寂然,魂化一世滄桑清夢然,夢里期許的永遠,輪回在深邃的午夜蒼穹。
                殤情飄然于亭榭,凄楚的雙眸吟出哀傷淺念,重復的畫面一一刺痛著從前,激敲著傷痕累累的心扉,幻想著往事如昨,剪影中的過往,漸漸蒙上塵埃,化成蒼白。
                細想這一生的筆墨為誰靜候,字字迷離著斑駁的傷痕,透晰著縷縷惆悵,纏綿在這京城的春夢里,迷醉在那紅塵彼岸,夢里期待花開,無奈花逝,不忍看著花凋零在痛的夢跡里。
                憂傷的思緒飄飛在它生命軌跡的空途里,命里記敘著花開花落的每一瞬,執著的淪落在每一刻的感動里,落花點點化作春水流,劃出一道道水印,肆意流染著芳菲……
                倦鳥逢季歸來候,撥動相思弦輕彈,泛舟蕩漾在心海,滴水水影顫顫映,千里煙波愁更愁,月彎彎清瘦了誰的容顏?無奈著生命中的種種錯過。
                心念幽空癡狂紅塵,離腸情谷云水兩望,經年逝去獨依寒窗,輕揚眉梢凝眸明月,夢里輪回一季的傷……蒼茫云海煙波,陣陣飄拂于心。
                流星以一絲華麗的狐線劃破寂空,雙手合一暗許剩留的繁華,想迎接下一個風景,卻無力去追、無力去尋,傷其依舊,何年何日何時能隨其所愿,遙遙、遙遙……
                玉笛聲聲,癡蕩扣空想,遙望天涯,哪里才是我魂歸的海角,撩起裙擺,抱予一壇逍遙酒醉臥云海旁,隨自然萬物蹤野四方,經年獨留紅塵夢。
                閉上眼,靜幻片片潔白的羽翼,飄落于掌心,偶遇微風輕拂,片片輕搖飄而起,空凌般散落,伴浮著粒粒零星的浮塵,飄零在靈朧的空域中,粘落于衣襟、衣袖,飄飄然在自我的世界里,偶爾歇落于塵間的某一角,而我滿地的哀傷卻沒有拾補的一天。
                "綠草蒼蒼,白霧茫茫,有位佳人,在水一方,綠草萋萋,白霧迷離,有位佳人,靠水而居,我愿逆流而上,依偎在她身旁,無奈前有險灘,道路又遠又長,我愿順流而下,找尋她的方向,卻見依稀仿佛,她在水的中央……"
                這位佳人還能否走出此生的憂傷?也許她認為憂傷是一種美,甘愿一生被它囚困,禁錮在牢籠里,任由將其包裹,過著凄迷的一生……
                淡然、淡然,只渴求著那一抹淡然,浮云散落盡凡塵,處處皆成空……
                
                篇七:在水一方
                蒹莢蒼蒼,白露為霜。所謂伊人,在水一方————中國詩歌具有的不可比擬的美學魅力和常讀常新的生命力是令人驚異的,自己私下揣摩,應該是詩歌的內涵和意境深入人心,能夠把人的最真情實感淋漓盡致地表現出來,撫摩著你的靈魂,使你的精神得到一次次的升華和凈化。第一次讀這首詩歌的時候我也就是十幾歲,是父親教的,地點是在一個偏僻的小山村——父親下放勞動的地方。依稀記得的家里的很多書也都沒有了,被造反派的同志們抄家搜去,或留做糊墻,或付之一炬,人類思想的精華都在熊熊火焰中灰飛煙滅。山村小學一共十幾個孩子,編在一個班,年齡、功課參差不齊,教師是一個駝背老頭,六十多歲,既是農村合作醫療衛生所的大夫,又兼任小學教師,每天忙的不亦樂乎。這種情況下,父親也就沒送我上學,他成了我的第一任小學教師。所學的教材是父親自己編的,許多古典詩詞等是他憑記憶寫下來的,這使我學到了很多古典詩歌,即使到現在也還能流利地背誦。
                “蒹莢蒼蒼,白露為霜。所謂伊人,在水一方”。當時的我并不能完全理解這詩歌的含義,朦朧之中只是覺得水的那一方一定會有一片新的景色或是伊人的。我所居住的村子前真的有一條小河,河面寬闊,但水很淺,像一條白練逶迤地拖在山間。河的對岸是一座山,現在想來也就是幾十米高吧,但在當時覺得那是很巍峨的大山了。我知道山的那邊是另一個城鎮,有一個軍用飛機場,常常看見有軍用飛機從山那邊起飛,甚至還看見一架全副武裝的米格—19戰斗機因故障墜落下來。
                后來我走出山村,似乎走的很遠。不是故鄉的山村也漸漸的從兒時的記憶里變得模糊而遙遠,甚至有些淡忘。
                30年后,我在極其偶然的機會里認識了一位女子,她有一個很富有詩意的名字——在水一方。她豪爽的性格深深的吸引了我,尤其是這個名字更是打動了我。使我一下就回想起小時候讀過的這首詩歌。
                我們在閑暇時通通電話或是發個信息。有一天晚上她在電話里告訴我她很小的時候隨父親下放,地點是————我幾乎握不住電話了。她說講的一切我都是很熟悉的,她隨父親下放的地方就當年我常去玩耍的河對岸。難怪她叫在水一方,真的是在水一方啊!
                現在的她戴一副金絲框的眼鏡,留著少女似的短發,鼻梁高聳,很文靜的樣子。她給我講童年的事情,我的腦海了便浮現出一個清晰的輪廓,因為我們都是從那個史無前例的時代走過來的。
                全班一共40多名學生,她居然在下課的10分鐘里帶30多人出去游泳。上課的鈴聲響過,老師發現教師里只剩幾個人,于是大怒,立即尋找。本來上課遲到就很使老師生氣,誰會想到居然還去游泳,那可不是城市里的游泳池,而是鄉間的一條河,潛藏著許多危險。老師氣急了,找出這次游泳隊的領隊,狠狠地踢了她一腳。她告訴我說她到現在還記恨那位小學老師,后來作為報復,她就不聽那名老師的課——天真幼稚的手段。
                因為挨了老師的一腳,領隊去游泳不可能了,她又在醞釀新的行動。居然發現了一處果園,于是再次發揮她的領導才能,又帶領一幫師兄師弟悄悄地潛入果園,身先士卒,爬上樹去偷果,為了能夠快速完成行動,就把綴滿果實的樹枝折斷扔到地上,樹下自然有幾個接應者。可是也有掉腳的時候。幾次在樹上被人發現,樹下的接應者也全部叛變,立即飛逃而去,她急了,不管樹有多高,一下就跳下來。還來不及爬起就被看園人一把拎了起來,甚至還挨過幾次暴打————
                那時的我們是隔水而居,而且我們也從沒有機會相識。我只是從詩歌里對河的對岸有一個模糊的向往,很想知道那邊到底是什么樣子,是否真的會有一位伊人呢?生活真的是很巧合的,巧合的甚至使人難以置信。30多年前的事情,可能只是兒童的一種好奇心理作怪,但是,30年后我突然發現那位在我想象中的在水一方的伊人真的就生活在現實生活中,而且她對兒時的一切記得是那樣的清晰和準確。中國古典詩歌除了韻律、意境和美學境界上的美之外,難道還有預言生活的功能嗎?我一時還是想不清楚。但是,我的的確確的認識了這個30年前就活在腦海里的伊人。我們自小隔岸而居,都是因為光輝的“五·七”道路而淪落鄉間,也都是在接受貧下中農再教育的過程中度過了我們寂寞和失落的童年。這使我們喪失了許許多多,最突出的就是學習的機會。時間不會再回返,機會也就會因之而從此流逝。人類歷史上任何一次政治運動的最大犧牲品就是兒童,他們是最無辜的,是定格在歷史和時間上的最耐人尋味的紀念碑!歷史也許可以原諒,但是歷史卻不可以被忘記。失去的童年和童年里應該得到的一切已經不可能有什么辦法挽回,所以當我們真的在30年后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像一場夢,我們心里真正的感受到了震撼和無奈:我們已經不再年輕。
                蒹莢蒼蒼,白露為霜。所謂伊人,在水一方。
                所謂伊人,在水一方。
                
                篇八:在水一方
                時光的節拍,斑駁歲月無痕。指尖流淌的光陰,筆尖蹉跎的年華,飄走了多少遠去的帆;揉碎了多少期待的夢!嘆心思如蘭,又與何人說?
                又是一年春來時,感謝命運,我微弱的生命還躺在時光的蕊中,在紅塵中繼續著清夢。久違的溫暖,黯然地流離在無所依附的風中,染了一池墨香,一縷愁緒,半載滄桑;晦澀了錦瑟年華,空負了春光無限。
                夢中的故事,總無法擱淺。努力地走出心的迷茫,沖破你的束縛,爬出情感的沼澤;把對你的思念,散落成滿天的星辰,自解蘭舟,獨步斜陽,攙扶著寂寞,陪伴那一彎弦月。
                在曲徑通幽處,挖掘一條充滿陽光的小路,讓無法釋懷的心思,填滿路面,凝結成歲月的印記。典當過往,修剪心情,雕琢一座文字的青冢,把它埋葬,從此云淡風輕。
                你,還是儒雅、飄逸的你,我,還是嫻靜,安然的我。讓曾經所有的浪漫情懷、刻骨思念、執著、奢望……無論痛苦的,還是快樂的,都隨光陰慢慢流去————
                用文字的杯盞,淺醉、輕吟,用詩歌守望一段紅塵中最美的情緣。書寫難眠的靈魂。讓“一千零一夜”的故事,詮釋,塵緣如水。
                把心靈上鎖,撐把紙傘,藏匿心中那一抹嫣紅。乘著夕陽西下那一抹余暉,譜寫,那不舍的思戀,經卷中的相知。放舟于歲月的長河。
                將那份深情,那種默契,鐫刻在文字的阡陌里,任它繁衍、滋長、開花,給喧囂的塵世,留一闋余韻綿長的劇情。
                “芳草遙天人去后,碧云滿地雁來時”。赴過一趟風花雪月,此生就不再蒼白!始終有一個名字植被心中。默默獨抱這份苦澀的甜蜜,看殘陽慢慢融化。讓思念的花蕾和無聲的夢囈,漸漸地憔悴,枯萎……
                拼最后一點力氣,書一箋淡淡的水墨,揉合我鮮紅的血液,為你灑暗香滿袖。撕掉身上那縷縷傷痕的結痂,讓疼痛喚醒癡迷的心。
                踱步窗前,寧靜的夜空,遠處零星的燭火,搖曳著,閃爍著。是否,有一盞燈下,你也在眺望遠方?
                可知千里之外,有個伊人在水一方,在夢的深處,凝露{詩經}————
                
                篇九:在水一方
                歲月如梭,光陰荏苒。在這個朦朦朧朧的虛無中我又黯淡了一個秋天,。我在懷戀,屬于我的那個炎熱的夏天。
                窗前有風徐徐走過,空中有星光閃閃明滅,仿佛緩緩推移的人生中不斷亮起又默然的希望,給你一絲遠遠遙遙的想象,一些隱隱約約于記憶開端和感覺深處的影影綽綽。
                那是五月,初夏呢!偌大的校園里除了那楓樹覆蓋的林陰道,也就找不出其他安心的容所了。我獨自一人度著碎步,帶著耳塞,彳亍于這綠色的一條,任憑腳下那過早成熟而飄零到地的楓葉掙扎著。因為我的心串聯著耳朵,此時我的耳朵盈滿了浮華的音符,那本來渺小的音樂只因為靠近就有被包裹在撼天動地里的感覺;這感覺恰如某種思念的感情,你自己的世界已然是驚天動地,而一旁的人卻只能模模糊糊的聽到幾許零碎雜音。
                仿佛永遠記不住,總是不自覺的落入,而后驚醒,又重復……
                六月的天本來是安靜的,除了那十年修成的知了不辭辛勞的歌唱著它的逝水年華,還有我能聽見的就是在指尖沙沙流逝的青蔥歲月。我惴惴不安,你我的韶華,只能埋首在這滄桑的千宣萬紙;只能沉淪到從古自今的翰墨熏香;只能消散于行云流水的字里行間。
                是那深鎖的庭院將你燦若石榴的笑靨種植成一瀑春意盎然的青藤,而我只能在夢里握住一絲綠意,落枕方睡
                每每抬頭,茫然四顧,不經意間,總是駐目你埋首苦讀的玉案,跌入眼簾的只有你纏綿的三千碧發。飯食變得匆忙,午茶變得乏味,就連書桌左上角的一杯白開水都變得無聊至極,半日也不起漣漪。因為你的眼總是沉迷在那四書于五經的輪回里。筆尖親吻宣紙,靜默間,飛白如羽;唯右下角的一點,點的如此沉重與滿足,那是一個欣慰的符號,也只有那時你才會露出久違的微笑。總想與你共行在那條綠色且流連,終究是南柯愚語,自娛自樂而已。
                你偶爾的抬頭,也總是說著:“努力吧!某一天你會為你現在的沉默而驕傲”的貞貞誓言。我只能用莞爾一笑來回答你心許的目標和堅守的承諾,因為你的決定從來都沒有錯。
                從此,你我開始了馬不停蹄的攻城略地,揮戟于書桌、卷子和習題之間。驀然的回眸,都是滿目的疲倦與憂慮。若不是你嘴角彎起的弧度告訴我你永不后悔的決議,我就會為此難過了。
                六月很快,日子很慢。筆融千秋,酣然于白卷三尺;晨夕兩輪,靜謐茹素,以后各安天涯。從此,蒹葭蒼蒼,白露為霜,所謂伊人,在水一方。關于綠葉的路,有關書下的埋首,都漸行漸遠了。而你突然興趣使然地說:“以后,很久以后,愿你一切安好。”而我依然莞爾一笑,因為你已將祝福說的如此臻于至善了。
                流沙墜間,十二年晨鐘暮鼓,魚板梵音,瞬間解百結。一曲玄散,舒然入黃卷青燈,心緒回蕩在月圓的天心,秋風已至,夏色晚落,唯此間少年獨吟:“蒹葭蒼蒼,白露為霜……
                
                篇十:伊人,在水一方;然我,在此一傷
                紅燭脆,人難寐,枕垂淚,自憔悴。猶思花娘媚。
                玉盤碎,愁未褪,微醺醉,縱心累。眼前天花墜。
                月下淺吟,君之相見歡:
                三生石畔輪回,戀人堆。多少情侶宣誓盡分飛。
                緣已滅,情依舊,恨難留。試問花開花落幾時休。
                月落凄然,烏啼茫然,風吹泠然,雷降猝然,雨下淅然……
                眼前滿景蕭然,令我毛骨悚然,可是心卻悠然,因為愛你依然。
                因為愛你依然,電閃雷鳴,風吹雨打,一切仿佛戛然昏昏然。我心若水淡然。
                扉門老犬,迎君無吠,玉籠鸚鵡,仍念郎詩。
                昔日如昨,美人之貽,荑草彤管,至今完好。
                素年錦時,鳳凰涅槃,此去經年,天上人間。
                佛說:“前世五百次的回眸才換得今生一次擦肩而過。”
                我心中的良人啊!雖知你在水一方,可我愿用今生的五百次擦肩而過換得你的回眸一笑。
                于是便生百媚,便有風情萬種,只一眼便將你銘刻在心中。
                抬頭望去,青鳥鳴啼,低首遲疑,錦書難寄。擱淺流年,今夕何夕?自此陌路。
                獨登高閣,拾級而上,滿踏平仄,水墨江南,詩情畫意,眼底盡收。
                桑之未落葉沃若,桑葉枝落黃而隕。彼女自從嫁氓后,薄命寡幸苦不堪。
                下筆寫氓一文抒悲哀情,后世學者卻將之視為“刺淫奔”之作。
                南宋大儒朱熹甚至說:“此淫婦為人所棄,而自敘其事以道其悔恨之意也。”
                前塵女子多悲命,一生挫折滿蹂躪。古時男兒多高傲,如今平等互不侵。
                古時女子悲涼戀情,無不讓人感慨萬千……
                雁過凄涼霜滿天,猿鳴三聲濕青衫。少年城隅俟靜女,年少怎曉女子情。
                年少怎解憑欄意,年少無知又輕狂,怎許你一世?
                案前滴墨抹抹思,心似繾綣憂絲絲。誤惹紅顏惜不是,結發夫妻共生死。
                夜半無人墨相伴,滿眉神傷蘸舊痕。
                如今的你就像水中的一掬明月,我雖可以,溫柔地撫摸甚至任性的撈起。
                但是,那終究只是你的影子,仿佛我們抹不去的回憶,略不去的傷痕。
                伊人,遙知你在水一方。
                
                篇十一:所謂伊鄉,在水一方
                上海的初冬沒有家鄉的冬季來得那么立竿見影,只是稍稍的冷些,反而是那種秋季的滋味,在這樣的季節這樣的環境,還真有點想家。曾經的空間名就是“待久會?”,就是要表達一種感受,不管你喜不喜歡,要是在一個地方呆的時間長了,就會潛移默化的對那個地方,那里的每一張面孔十分的留戀,更別說是家鄉現在的感受真的就是那句:所謂伊鄉,在水一方。家在長江北,我在長江南,只能遙相呼應,卻不見你面容,呵呵,來了外地,對于家鄉的感受猶是真切,僅僅就因為一集電視節目上出現的家鄉人而歡呼,僅僅因為身邊出現的家鄉人而倍感親切,或許……嗯……這就是家鄉吧!美不美家鄉水,親不親家鄉人,此時此地在外地的人或許對這曾經不感冒的一句話有了不一樣的感受。當物質的東西與精神的東西相遇時,相信大多數人會選擇精神上的,家鄉就是這樣,無論你腳踩哪片土地,總會感覺家鄉的那一片最踏實。異鄉再美,也僅僅是物質的。其實對于中國人來說家鄉的意義已經超過了簡簡單單但生活過的地方,每每考慮對于自己來說什么是最放不下卻無奈現實卻不得不放下的,一次又一次的回答:我的家鄉。因為生計,原本在兒時熱鬧非凡的村子,現如今已變得冷冷清清,多少次在夢里才能見到曾經村子里的打鬧場景。多少次在夢里才能見到悠閑的在村子里踱步的母雞……盡管如此,現在的我還是要說:家鄉最美,家鄉最親。或許看到這篇文章的人我不敢說百分之百,起碼是大部分都是這樣看的吧。
                還清楚地記得,每次離家在外的時候,總是一門心思的想著早點回家,當坐上返程的列車的時候,有的只是打心底的高興。相信再甜的糖果也比不了這般的甜蜜,相信再美的電影也帶不來如此的感受。臉緊貼著車窗總是一個勁的外看,恨不得將錯過的景色都補回來,嘴里還念叨著說:回家真好!只是現在的我,不僅僅是我,還有太多的人只能說:所謂伊鄉,在水一方。因為太多時候,家鄉的一草一木只能是在我們的記憶之中,因為我們還在為生計奔波的路上。
                古時,背井離鄉的人們總是會帶上家鄉的一捧泥土,當看到泥土之時便會想到家鄉曾經的一幕……一幕……無論是幸福之時,還是困難之時,嘴角總是會露出那么一抹微笑,而后眼角就會變得濕潤起來,此時一定會思緒萬千,才下眉頭,卻上心頭。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一種感受,在外的時候總是會想家。回家了就感覺沒有意思。但在對待這件事上我們卻總是那么的不長記性,一次又一次的想回,回去后一次又一次的待夠,就是一直這樣。這便是家的感覺。這就是不能簡簡單單能夠解釋的思鄉情,雖有悖邏輯,但卻屢做不止,呵呵……
                文章的“水一方”,不僅僅是指長江之水,也代指渭河之水,因為家鄉就在渭河之濱,就在八百里秦川。
                說一句:故鄉,安好?
                
                篇十二:在水一方
                云兒輕輕,凝眸回望,風兒將一池秋水吹皺心傷,花兒依稀,在水一方,誰會為我寂寞的心房留一扇窗,帶著甜蜜入夢,感受一片寧靜幽香。
                路兒漫漫,伴水而往,沾花微笑,在你身旁,浮萍在水面靜靜地流淌,似我多情的心兒,悠然蕩漾,感受陽光,感受如水般靈動的思緒,飄然遠方。
                走過了青春,走過了彷徨,零零落落的星兒不了我的憂傷,我愿在溪邊,聆聽水兒的歌唱,我愿在寂靜里,追尋那流逝的時光。
                
                篇十三:在水一方,在水各一方
                在每次夜晚降臨的前,夕陽灑下最后一抹余暉后,我總會看著地平線將一切都渲染上悲傷的釉質的地方。莫名的惆悵。
                在蜀綢上繡出一縷香,在燈前桌上勾勒著你的模樣。觸摸著你臨摹的,送給我的書簽。裊裊炊煙升起,如血殘陽西墜的地方,依稀有你陪伴。
                流年描繪的水墨畫,煙霧迷蒙,若有若無,若即若離。細心抹平韶華的水墨,有著淡淡的芬芳。好似要滲透進食指,有著刻骨銘心的痕跡。
                有好幾天了,殘月總是散發著微弱的丹紅的光芒,身旁伴隨的北極星迷失了方向,慘淡的光,散發絕望,逝向遠方……
                枕著月光斜暉籠罩的地方,有著你的發香的妝臺。淚浸透了思念,空氣開始變得的濕潤,被北西風吹往很遠的地方,昏黃的路燈,掙扎,一閃一滅,有著暖色的圓暈。被時間,拉長的孤獨的影子,淺唱沒人聽見的悲傷,重復著歌謠,享受著自己的悲傷。
                在轉角時,溢出眼角的淚,染暗每一寸大地。如深淵般的迷離,哀傷。不忍觸摸,怕泛起一絲漣漪,怕斷弦再染紅塵。
                梧桐葉,在三更天美麗,被時光渲染出枯黃的殤,每片梧桐葉都會往不同的地方,飛翔,卻為同一股悲傷,綻放。
                你送我的書簽依舊夾在你最愛的那頁,“蒹葭蒼蒼,白露為霜,所謂伊人,在水一方。”那天,你笑的很美,輕輕蓋上書本,并威脅我說:一天最少看三遍,不,是好多好多遍,不然……
                不然……不然會怎么樣呢?好像只看到嘴巴在一張一合著,失去聲調。于是就模糊了盛夏的模樣。
                笑靨還停在昨天,卻沒想到轉眼到了初秋的天。
                我開始,陪著影子孤單。
                “蒹葭蒼蒼,白露為霜,所謂伊人,在水一方。”
                是你早就合上的親筆書寫的命運么?
                為何把我遺忘在另一端,永遠追逐不到你的方向。每日獨自一人看著地平線,惆悵。
                所謂伊人,在水一方,在水各一方……
                
                篇十四:在水一方
                蒹葭蒼蒼,白露為霜。所謂伊人,在水一方。溯洄從之,道阻且長。溯游從之,宛在水中央。
                自古佳人難得。書生狂狷,不識時務,難合時宜,孤寒八百不見崖州。惟好讀書,不求甚解。人云書中自有顏如玉,誤信之,窮搜羅,苦張羅。但見桂棹兮蘭槳,擊空明兮溯流光。渺渺兮于懷,望美人兮天一方。夜讀書,不見紅袖添香;晝喧飲,難覓翠袖持觴。
                問君能有幾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后主自嘆也!舊恨春江流不盡,新恨云山千疊,辛狂自命也!隨風漂泊本無根,天涯浪子君莫問,高子自謂也!淮山隱隱,千里云峰千里恨;淮水悠悠,萬頃煙波萬頃愁。回首落月落魄,天際歸鴻歸舟,讀書人一聲長嘆。誰見幽人獨往來,飄渺孤鴻影。不肯棲寒枝,原為鳳棲梧。
                遲遲鐘鼓,寂寞五更。披衣而起,悵然長立。若花者群蝶為舞,如月者眾星相伴。至若斯人,孤芳自賞。非臨水而獨嘆,乃顧影而自憐。學貫二酉,志高九天,余雖甕牖繩樞之子,才豈不及中人?何中人以下者皆出雙入對,而斯人煢煢孑立只余形影相吊?信知燕雀易尋伴偶,鴻鵠難覓儔侶。退而嘆曰:知我者稀,則我者貴。故圣人被褐懷玉。被褐者,俗子難耐也;懷玉者,美人垂青也。微斯人,吾誰與歸?
                當是時,百花齊放而無蘅蘭芝芳;眾女爭妍而無國色天香。若有伊人,謂曰:國色朝酣酒,天香夜染衣。對之:振衣千仞崗,濯足萬里流。喜相逢,執子之手,與子偕老;惜乎,難相見,子不我思,豈無他人?世無鸞而鳳獨鳴,世無鳳而龍獨翔。翩然獨舞者,不肯下顧也。
                買臣笑會稽愚婦輕我,蘇秦嘆富貴不可不得。余生于蓬篙而心比天高,仰天長笑,慕鴻鵠以高翔。今時運交華蓋,他日紫氣東來。既醉以酒,撫掌高歌,歌曰:
                望穿秋水只為,伊人在水一方!

              上一篇:天涼好個秋

              下一篇:平凡的世界

              成人视频免费在线观看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