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ad id="1hdvh"><var id="1hdvh"><mark id="1hdvh"></mark></var></thead>

<sub id="1hdvh"><dfn id="1hdvh"><ins id="1hdvh"></ins></dfn></sub>

<span id="1hdvh"><th id="1hdvh"></th></span>
<address id="1hdvh"><var id="1hdvh"><output id="1hdvh"></output></var></address><sub id="1hdvh"></sub>

      <form id="1hdvh"><listing id="1hdvh"><mark id="1hdvh"></mark></listing></form>

        <thead id="1hdvh"><var id="1hdvh"><ins id="1hdvh"></ins></var></thead>
        <sub id="1hdvh"><dfn id="1hdvh"><mark id="1hdvh"></mark></dfn></sub>

        <address id="1hdvh"><dfn id="1hdvh"></dfn></address>

          <address id="1hdvh"></address>
          <form id="1hdvh"></form>

              <address id="1hdvh"></address>

              <thead id="1hdvh"><dfn id="1hdvh"><ins id="1hdvh"></ins></dfn></thead>

              最佳講堂_美文欣賞_勵志文章_原創美文摘抄_早晚安心語_散文摘抄_短篇故事_短篇小說_優秀作文
              菜單導航

              關于蟬聲的文章

              作者:?最佳講堂 發布時間:?2019年09月05日 07:38:21


                
                篇一:蟬聲拼湊出的夏天
                蟬在夏天當頭牌,唱主角,鑼鼓一響就出場,華麗麗直唱到秋風起,聲音也喑啞了,才黯然退場。
                辦公室窗外是一蓬蓬樟樹,不知道蟬爬在哪株哪個高度,把密匝匝的綠蔭撕開了口子,空曠的天空也分出了層次。我一上班它就已經在唱了,唱一陣歇一腳,也不午休,我下班了它還在堅守崗位。真是一只好蟬。不,應該叫它蜩。一只好蜩。
                蜩是蟬的古名。《詩經》中《豳風·七月》是最接地氣的一首,寫盡了四時之美,仿佛一部鄉村史詩。四季節氣、各種農事活動、瓜果蔬菜、鳥獸蟲鳴。“四月秀,五月鳴蜩。”——朱熹評注:“蜩,螗,皆蟬也。如蟬鳴,如沸羹,皆亂人意。”
                朱熹真不可愛,竟然說蟬聲亂人意,他不是鼓吹“存天理,滅人欲”嗎?難道蟬鳴不是天理嗎?一草一木昆蟲之微,個個有理。世上聲響絕多為噪音,唯天籟是清音。
                寂靜,讓一棵樹變得更加從容;而蟬的熱鬧,讓一棵樹變得更加生動。至于選擇寂靜還是喧鬧,在于你的心境。
                “如蜩如螗,如沸如羹。”夏天就是要轟轟烈烈地過日子。夏天若沒有蟬,就不完整。天氣越熱,蟬叫得越歡。如果全部蟬放縱歌唱,夏天的氣溫一定上升好幾攝氏度。
                聶魯達在《我坦言,我曾歷盡滄桑》中,寫穿過墨西哥的黃金地區特萬特佩克地峽,進入恰帕斯大森林時,夜間被森林中打電報般的噪音嚇壞了,把汽車停下來,發現原來是千萬只蟬發出震動全球的令人難以置信的強烈響聲。
                打電報的聲音?確定是蟬,不是啄木鳥嗎?管它呢,反正我已好久沒聽到密集的蟬聲了。密集的蟬聲——蟬聲如雨,真是密集的雨啊。人從樹下走過,密密的蟬聲落下來,淋得衣上背上一片濕淋淋的。
                一個古人走過,他吟哦了一首:“垂飲清露,流響出疏桐。居高聲自遠,非是藉秋風。”又一個古人走過,脫口而出:“蟬噪林愈靜,鳥鳴山更幽。”很多古人走過
                蟬聲是詩,卻不是一首,而是一組,一本,僅僅在唐代那個三百首的詩湖中就蕩漾了好久好久。嘆閑居閑愁,嘆年華已逝,嘆高枝難棲壯志難酬,一嘆再嘆,高一聲低一聲,把歲月的風塵和人生的感慨托付給一只餐風飲露的蟬。
                沈從文在《秋》一文中寫:“倚在門前銀杏下聽晚蟬,不知此外世界上還有眼淚與別的什么東西。”還有什么?還有故鄉的土地,還有天邊。時間的質感和季節的氣味都在一聲蟬里,嗆得人眼眶潮熱。
                知了,知了,你以為它們就一個調子,枯燥單調。山村的蟬和城里的蟬不一樣。夏初的蟬和夏末的蟬也不一樣。
                山野的蟬調子起得柔和,吟得婉轉,一波三折后,才有一個高高的引吭,引也不尖,吭也不利,只是柔聲地高揚。城里的蟬卻不,一張口就直杠杠地猛嘶,嘶吵得沒波折,沒節奏,一口氣使完了渾身的勁,突然停了下來,然后,準備積勢重來。山野的蟬聲有些古典的韻味,城里的蟬則現代化了。
                秋蟬的叫聲凝重凄切。對于它來說,一個夏天的時光就像一個人大半生獲得的重量。
                知了——知了——綠蔭碧樹烈日長空重復著滔滔的音樂。其實我根本不知道它唱的是什么,就算我叫它蜩,也許,再也沒有人知道蟬聲里暗藏的秘密,除了古人,除了法布爾。
                現代的蟬失去了知音,山重水復的蟬聲啊,沒有一只蟬是為我們叫的。
                蟬給我們拼湊出完整的夏天后,匆匆就結束了生命這一場狂歡的盛宴。它們的來和去,像大地的秘密,完成在季節深處。
                我從香樟樹下走過,仰望高叫的蟬,單純又繁復的蟬雨,落滿衣上、心上,一片濕潤。
                
                篇二:蟬聲的韻律
                夏日的晌午,像極蘇茜黃的熱情,誘一惑著這如癡如醉的大地,還混和陣陣蟬聲的伴奏。
                推開籬門,風微微的夾一著炎氣。穿過花圃,挾著一本「四月的旋律」,我在濃濃的樹蔭下坐下,讓樹蔭涼快我的身心,讓樹蔭滌盡我胸臆中的煩意。(中國散文網- )
                遠處,綠草如茵。正以欣欣的生氣,潤一濕我枯槁的心思,壯大我荏弱的意志。那一片綠綠的笑意,很快的在我心靈底走廊里,向起向起一個抱負的足音。
                仰著芒云,此刻蟬聲停歇。我的思維默默,默化在它的超脫中。
                當蟬聲歇下再鳴的時候,我的思想又沉浸在過去歡樂的時光里,興奮的跳躍起來,不知怎的,竟踏著一只花的蝴蝶。在我的腳底她痛苦的死去。看看她,拿起她,我以內疚而傷感的情緒埋葬她,也埋葬了一份小小的過失。
                蟬聲陣陣,向自樹梢上。一種嘹喨、明脆而不拘格調,不拘韻一律的歌唱,令人欣欣令人愉悅。
                每當蟬鳴的季節,在家鄉,龍眼甜甜的味兒,溢滿在我的唇邊,也沁入我的心田。
                憶當年,在龍眼樹下,聽蟬聲,吃龍眼。苓苓曾問我,以疑問且復雜的眼光:「蟬兒到底為誰而引吭高歌呢?」
                「為自己,也為這沉痛的時代而悲鳴!」我答她,而聲音低沉,視線掠過飄逸在空際的浮云。
                于是,她默然,我也默然。
                
                篇三:故鄉蟬聲
                每當在他鄉聽見蟬鳴,就使我想起故鄉的蟬聲來。
                在江南,大凡有山有樹的地方,夏天,總能聽見蟬聲。
                我的故鄉在一個山岙里,四面環山,蟬聲從初夏一直伴隨人們到秋末,足有大半年。
                蟬在故鄉,被稱作“商鞅”,跟春秋戰國時期,秦國那個變法后來被五馬分尸的商鞅同名,然而卻不知道是哪兩個字。蟬的種類有好幾種。如果把夏天比作是一個大舞臺,把蟬比作是登臺的歌唱家,那么它們是隨著季節的變換相繼出場的。最早亮相的是一種綠色的小蟬,喜歡叮在剛長嫩枝的灌木叢中鳴叫,“唧——”聲音細小而綿長。
                初夏的日頭,已經有些熱,你從山路上一路走去,或者砍柴回來,把一擔柴忽的忽的從山上挑下來。“唧——唧——”的蟬聲,一路伴隨著你,好像在搞一個接力賽。看它叫得歡,你或許忍不住要去把它捉來。但這東西鬼精靈,發覺一有影動或異響,它便停住不叫,使你無從尋找。你須十分小心地,躡手躡腳地循聲尋去,看見了,慢慢地靠近它,再靠近,猛一伸手——運氣好時你便能捉到它。如黃豆粒般大小,統體碧綠,很可愛的。把它握在手里,它不叫,卻能感覺到它在你手心里爬動。你用兩枚手指,捏住它的頭部(或者一個翅膀),它便掙扎著,發出“唧、唧、唧”的叫聲。雖然沒有叮在樹上時叫的自然,但感覺它被你抓在手里了。
                天氣轉熱,小蟬的歌聲漸漸地隱去,隨之登場的是大蟬。形體要大許多,叫聲也響亮,叮在高大的喬木上,很遠能夠聽見。
                大蟬又有好幾種,灰黑色的,黑褐色的,小點的,大點的。大多喜歡在白天鳴叫,叫聲單調。古詩“蟬噪林愈靜”,說的應該就是它們。另一種胸前有兩片像古代將軍穿的鎧甲似的音板,喜歡在夜晚鳴叫。叫聲“昂——昂——”的極為好聽。這種蟬的出現,標志著盛夏的到來。
                夏天的夜晚,天下似乎是它們的。整個山岙都響徹著它們的歌聲。激昂,悠揚,宛轉,嘹亮……任何形容詞來形容它都是遜色的,比任何人工作出的樂聲都好聽。一蟬在鳴,聲達數里;此伏彼起,悠遠不絕。或者同聲歌唱,匯成夏天的大合唱。聽著這種聲音,你一天的疲勞、暑氣、煩惱,都會拋到九霄云外去。
                山村的孩童,經不住這種叫聲的誘惑,常想著法兒把它捉來玩。拿一根長竹竿,一端扎上一個竹篾做的圈,纏上蛛絲。在山村,蜘網屋檐上到處都是,最好是新織的,用那個圈子去把它粘來——不用心疼的,大不了蜘蛛們多忙碌一會兒——粘得厚厚的,就可以用它去捕蟬。但須講究手法,否則,你即使有好的工具,也很難捉到它。你抖抖地將蛛網靠近它,一按,或者還沒等到你按下去,它卻“嘎”的一聲飛了,讓你去傻愣著望“影”興嘆。捉蟬要沉著,冷靜,神不知,鬼不覺,并且掌握好時機。但它即使被你捉住了,拿在手里,叫聲也遠沒有在樹上時叫得好聽。只會發出短促、單調的“嘎嘎”聲。并且時間養不長。它要吸樹汁的,你去折來樹枝,讓它蹬在上面,自己吸,它卻不吸。它沒有嘴巴,只有一根很細的看似實心的吸針,不能強灌。一兩天,便被你捉弄死。
                季節入秋,夏蟬還沒有完全退出夏天的盛宴,一種叫“啥節鈴”的秋蟬便開始來分享剩宴。秋蟬比夏蟬又要小,叫聲雖不及夏蟬響亮、好聽,但卻很滑稽。如果我用文字把它翻譯出來,是這樣的:“唧——唧、唧、唧……唧啊,唧啊,唧啊……唧啊唧,唧啊唧,唧啊唧……唧——”,有起調,有引申,有高潮,有結尾,每叫如此,一成不變。滑稽不?
                暮秋時節,已有寒意來襲,這時候,要是有好日頭,在山上,偶或還能聽到一兩聲蟬叫,聲音很脆弱,這是書上說的“寒蟬”了,“唧——”似乎在挽留暑天的離去。這是一年蟬聲的結束,是蟬的謝幕。

              成人视频免费在线观看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