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ad id="1hdvh"><var id="1hdvh"><mark id="1hdvh"></mark></var></thead>

<sub id="1hdvh"><dfn id="1hdvh"><ins id="1hdvh"></ins></dfn></sub>

<span id="1hdvh"><th id="1hdvh"></th></span>
<address id="1hdvh"><var id="1hdvh"><output id="1hdvh"></output></var></address><sub id="1hdvh"></sub>

      <form id="1hdvh"><listing id="1hdvh"><mark id="1hdvh"></mark></listing></form>

        <thead id="1hdvh"><var id="1hdvh"><ins id="1hdvh"></ins></var></thead>
        <sub id="1hdvh"><dfn id="1hdvh"><mark id="1hdvh"></mark></dfn></sub>

        <address id="1hdvh"><dfn id="1hdvh"></dfn></address>

          <address id="1hdvh"></address>
          <form id="1hdvh"></form>

              <address id="1hdvh"></address>

              <thead id="1hdvh"><dfn id="1hdvh"><ins id="1hdvh"></ins></dfn></thead>

              最佳講堂_美文欣賞_勵志文章_原創美文摘抄_早晚安心語_散文摘抄_短篇故事_短篇小說_優秀作文
              菜單導航

              關于茶品的文章

              作者:?最佳講堂 發布時間:?2019年08月28日 16:07:28


                
                篇一:茶品

                我不喜歡喝茶。
                不是因為茶不好喝,而是沒有那份閑情雅致。看到周邊的人端著茶杯,幽幽地吹著茶葉沫,覺得那是一種享受,而我卻獨不喜歡這樣的享受的。在我的生活里,也許根本就沒有這樣的品位吧,我是沒有品位的人。
                我不喜歡喝茶。
                不是因為不口渴,而是沒有那份耐心。口渴的時候,只是痛飲一氣,根本不管它是開水或是生水。只是那樣隨意地,自在地端起水杯,昂首而飲。
                也許,我并不懂得怎樣生活得更好,只是這樣在路上匆匆地走著。
                也許,我并不懂得怎樣才算有品位,只是這樣肆意地枉費心機。
                有人愛說,茶品就是人品,品茶就是品人生。可是人生的道路在我看來是那樣的撲朔迷離,根本不是自己所能品味的。同樣也沒有哪位圣人能對自己的人生之路進行預言。所以,我們只是在為喝茶而喝茶。
                有人愛說,茶葉是經過多少工序完結而成,里面凝聚了多少人的心血,凝聚了多少工夫。可是,茶葉只是茶葉,還是那片從茶樹上采下來的葉片而已。
                有時候,看不清自己,弄不清自己屬于哪一類的人。喜歡熱鬧,又喜歡清靜;喜歡交友,又喜歡獨處;喜歡人前顯弄,又喜歡不被關注,這也許就是這類庸人的表現吧。
                有機會,一定靜坐下來,沏上一杯茶,幽幽地享受那份特有的茶香,也學著做個有品位的人。
                因為我也熱愛生活。
                
                篇二:略談茶品

                幾天前,一個朋友從遠方打電話給我,訴說她家鄉的一個朋友以陳茶充新茶,以高價位賣給了她的另外幾個朋友,而他們雙方的認識又是她從中介紹的,這讓她很尷尬,很惱怒。
                這就是“茶品”問題。常言道:“酒品看人品,牌品看人品”。同樣,通過賣茶也能夠看出一個人的靈魂來,看出一個人的人品來。茶葉是淡雅而圣潔的東西,賣茶人也應該淡泊與高貴,不要有意無意玷污了她。
                筆者有茶園百余畝,經營茶葉數年,但從未寫過關于茶葉的文字。為什么呢?怕的是自己的文字功底淺,沒有貼切的文字,而貶低了她,羞辱了她。而自己經營茶葉,更不敢以次充好,以陳充新。(中國散文網- )
                什么是“茶”?“茶”古時為“荼”。神農氏“日遇七十二毒,得荼而解之。”這里講了茶的功效。《詩經》云:“有女如荼。”這里講了茶的嬌好。“茶”字,就是“人在草木間”,草木如詩,美人如幻。這是“茶”的自然之態,是“茶”本來的天人合一。
                說到“茶”,自然會想到陸羽。他一生嗜茶,精于茶道,寫了世界上第一部茶葉專著《茶經》,故被譽為“茶仙”,尊為“茶圣”,祀為“茶神”。
                這是他學術的一個成就,但這只是一個方面;而我更欣賞他的另一個方面,那就是他鄙夷權貴,不重財富,酷愛自然。
                據傳,唐代宗曾詔拜陸羽為太子文學,又徙太常寺太祝,但他都未就職。“太子文學”是什么官?“位正六品下,分知經籍,侍奉文章”。“太常寺太祝”又是什么官?“太常寺:卿一人,正三品”。面對這樣的官他都不做,這是何等的坦蕩與高遠?
                而真正能夠表明他心跡的是他的《六羨歌》,即:“不羨黃金罍,不羨白玉杯。不羨朝入省,不羨暮登臺。千羨萬羨西江水,曾向竟陵城下來。”這表明了陸羽的恬淡志趣和高風亮節,他不羨慕榮華富貴,念念不忘的是故鄉的西江水,自由自在,無牽無掛。
                子曰:“富與貴,人之所欲也,不以其道得之,不處也;貧與賤,人之所惡也,不以其道棄之,不去也。”作為經營者,追求合理的利潤,無可厚非,但唯利是圖就不對了。
                既然“茶神”陸羽都那么淡泊,作為茶人,又何必要坑蒙拐騙呢?這豈不羞辱了他?還是講點“茶品”吧。
                
                篇三:飲茶品人生
                有一天在茶社喝茶,那個漂亮女服務生問我們:“先生,你平常好喝龍井、鐵觀音還是普洱。”
                朋友是個幽默的人,故意說:“那你介紹一下龍井‘聾’到什么程度?觀音跟你鐵不鐵?普洱這只‘耳朵’是不是還能聽得見?”
                服務生有些茫然,有些驚訝,又有些忍不住要笑,她還是強行抿住嘴巴沒有笑出聲來,眼神里卻分明已經是笑意滿盈。依舊表情甜美地說:“先生,龍井和鐵觀音是茶的名字。”
                我知道服務生沒有明白朋友的意思,我趕緊笑著說:“我們是想讓你介紹一下你現在茶社里茶葉的成色。這位先生自然知道你說的是茶的名字?”
                女服務生依舊微笑地看著我們這兩個奇怪的客人,微笑著說:“我們茶社的龍井全是今年明前鳳舌龍井……。。”
                朋友笑著說:“聽說過乳峰龍井,倒沒聽說過鳳舌龍井。”
                “鳳舌龍井與乳峰龍井有相似之處,只是鳳舌龍井的采摘要求是采茶的姑娘要全部用嘴唇采摘茶枝最上面最嫩的那些茶葉制得的。”服務生依舊微笑著給我們介紹。
                我跟朋友自然知道市面上沒有什么鳳舌龍井,只是茶社自己的一個噱頭。我跟服務生說:“那就品嘗一下你的鳳舌吧。”
                朋友笑著說:“還有你這種流氓,當眾調戲人家的服務生。”
                三個人都笑起來,女服務生笑著說:“兩位先生稍等。馬上過來給您泡茶。”
                朋友說:“服務生是個新人,之前來的時候沒見過她。”
                很快,服務生端來茶具和茶葉。服務生用熱水開始洗茶具然后溫杯。手法看上去相當熟練。晶瑩的茶具上開始裊裊的升騰起熱氣,服務生拿瓷質的鑷子拿出一些茶葉放在冒著熱氣的茶壺中,蓋好蓋子,開始置茶。少許一股清香隨著茶嘴的方向飄散而出。
                朋友吸了一口氣,說:“氣味濃郁,茶中上品。”
                服務生輕輕地笑著,說:“水溫在90度沖泡后的茶葉香味濃郁,口味甘醇。”
                我問:“用的什么水?”
                “山泉水。水質甘冽。”隨后,服務生打開壺蓋,雙手舉杯在我們兩個人面前。我不知何意,拿眼看了一下朋友。
                朋友湊上前去看了一眼壺底說:“狀若花裂,一旗一槍。葉面嫩滑,不錯。”
                我才明白朋友是在聞茶、觀茶。
                服務生眼神中露出由衷得敬佩,意思是遇到了行家。估計小女生很慶幸自己沒有拿劣質茶葉來糊弄我們。
                熱水在茶壺中沖撞著翻騰起來,茶葉也如魚兒般的隨著水浪翻滾著。八分滿,茶水隨著熱水的停滯,茶葉也靜止的站立在水中待命的樣子。服務生拿起茶壺再把茶水倒入加了濾網的已經溫好的茶海中,茶香便從茶海中散發出來。服務生把濾網上散碎的茶末收拾起來,把茶海中的茶水倒進我面前的茶杯中,茶水在杯中打了個旋,熱熱的香氣就升騰進了我的鼻子里。
                朋友端起茶杯看了一下晶瑩的茶水,微微地在茶杯里吹了口氣,閉上眼睛拿鼻子輕輕聞了一下,然后抿了一口,很享受的讓茶水在嘴里轉了一圈咽了下去。稍后,朋友又咽下了幾口唾液。
                我偷偷瞄著朋友喝茶的樣子,心里有點好笑。但是還是學著他的樣子喝了一口茶。
                “茶香滿口。”朋友有些感嘆順口說。
                “口水滿口吧。”我輕聲說。我心里想:“再好的茶水也不至于香的連口水也咽下去啊。”
                小女生笑出聲來,我心里倒是高興,心想:“你為你是行家,這會兒喝茶的樣子還是被人笑話了吧!”
                “鳳舌龍井,的確品嘗到了少女口水的味道。不知道是不是你的。”朋友公開開起了小女服務生的玩笑。
                小女生依舊微笑著替我們沖泡著茶葉,說:“三口不忍漱,老板您是喝茶的行家。咽下幾口口水品嘗回味口中茶的余香。喝茶貴在會品,而非一飲了之。看來您常喝茶。”
                聽服務生說著,看她偷偷看我的樣子,我知道她的話分明是在笑我剛才的言論,知道我不會品茶,而不是我的那句‘口水滿口’引出來的幽默。
                這句話實則是在人家面露了怯,滿身的血就沖上了臉膛,又紅又熱的難受。“這茶挺熱的。”我掩飾著自己在小女生面前的尷尬。
                朋友看我的樣子也笑起來。大家在玩笑說話的中間,茶已經沖了幾個來回。小女生笑吟吟的問道:“兩位成為朋友已經很多年了吧?”
                “你怎么知道?”我問道,“我們的確相識很多年了。”
                “交友就如這品茶,新結識時,意氣相投,醇香滿口,每一次見面都如第一口茶,三咽其味,常常品味朋友帶來的新鮮與淳厚。但是茶葉泡的時間久了,茶的味道也就越來越淡,最后茶水歸于平淡,終于成為一杯白開水。而這杯白開水對于生命來說,卻是不可或缺。當你的這個朋友成為你生命中的不可或缺,而他對于你卻已經沒有任何的味道。因為他的一切已經活在你的生命里。從此以后兩個人或許很多年都不用聯系都不會相見,但是每一次相見卻彼此心意相通。這應該就是人常說‘君子之交淡如水’。因為你們兩人飲茶期間交談并不熱烈,卻能一起喝茶,互相幫助解釋別人不明白的語言。我斷定你們已經是相交已久的朋友。”
                朋友跟我聽完小女生的話,都相視微笑了一下,沒有說話。卻都想著這么一個賣茶的小女生居然能講出茶中悟出的人生,我有點自嘆不如。
                
                篇四:一個人的時候泡一杯茶品
                一個人的時候泡上一杯茶,是一件極其享受的事情,看著卷縮的茶葉,慢慢地舒展開來,那些沉寂許久的生命仿佛間又復一活了,在水里繼續它們寧靜、細致的生活,在我悠悠的思緒里,也隨著它的舒展而好起來。
                我是一個在茶園長大的孩子,記事起,我們院子的附近就都已是茶園了,山上是,山下也是,坡上是,坡下也是,從小小幾片葉子的茶苗,到幾十年“茶齡”巨傘似的老茶樹是“應有盡有”。
                茶樹是扦插育苗的,初夏時節,選當年生的茶枝,每三片葉子剪成一段,然后扦插在專門為育苗準備的黃土畦中,架起遮-陰-棚,再覆上黑紗網,次年茶苗便可以移栽或出一售了,然而種植茶樹才是最讓人頭疼的事情,種茶不像種菜簡單,待種茶的空地必須先整理平整,然后要像挖地基一樣挖出一條長而深的溝,在溝中施入菜籽餅和稻草,重新填入土方可種植,種植完后,再覆蓋上一層稻草,之后幾個月的任務便是每天澆大量的水了。
                茶葉的采摘從每年清明前就開始了,采茶的姑娘們則是茶園最美的一道風景了,十七八歲的采茶姑娘,如那茶芽兒一般嬌一嫩,穿著花花綠綠的衣服,身背“大肚小口”的竹簍,頭戴莆草編編織的帽子,燕子般地穿梭其間,點綴于綠色*的茶園,不時可以聽見她們傳來的歡聲笑語,不知是又在談到哪家的情郎了,
                采茶從開始用手指捻茶,到后來身背大籮筐,用大剪刀剪茶;從開始每人每天只能采一茶缸鮮茶,到后來的幾籮筐,茶的品質就出來了,清明前的茶,謂之“明前茶”,聞來清香撲鼻,品則回味悠長,可算是茶中的極一品了。
                新鮮的茶葉一般都是上午采摘,下午就趕制成干茶了,最多也就是晚上加工,一般是不隔夜的,炒制師傅雙手在熾一熱的鍋里靈活動翻轉著茶葉,速度快而勻,制茶要經過殺青、定型、炒干等多項工序,根據等極的不同,茶可以制成條狀的或是螺旋狀,而茶的制作工藝直接就能體現它的等級,再而決定其價位。
                泡茶,講究的人也興茶道,然而,我卻只會將茶放入杯中,再倒入開水而已,自小在茶鄉長大的我,喜歡喝茶,喜歡綠茶的清爽,我不懂紅茶的濃郁、花茶的芬芳,渴的時候,大口大口的喝,解渴,品茶則如同喝酒,要的是一個情景,一種氛圍。在喧囂都市覓得一片靜地,與三五知已,品著一壺清茶,或靜靜地,透過玻璃杯凝望那綠色*的茅木萌芽,花香遍野;或細細地品味,從開始時的強烈濃郁,到醉人的香甜,直到最終歸于平淡,無意間也許會想到我們的人生,我們的。
                泡上一杯,放上幾曲老歌,我總是任思緒隨著冉冉的香氣四處彌漫,在這懷舊的氛圍中慢慢升起,腦海里也不禁勾勒著自己以前的回憶。光-陰-似水,不經意間,時間就從指縫中緩緩淌過,就在這喧囂的紅塵之上,就在這漸平談的日子里……逝去的日子如煙如霧,差一點就被微風吹散了,而家鄉茶園留給我的,只有那永不褪色*的回憶。

              成人视频免费在线观看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