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ad id="1hdvh"><var id="1hdvh"><mark id="1hdvh"></mark></var></thead>

<sub id="1hdvh"><dfn id="1hdvh"><ins id="1hdvh"></ins></dfn></sub>

<span id="1hdvh"><th id="1hdvh"></th></span>
<address id="1hdvh"><var id="1hdvh"><output id="1hdvh"></output></var></address><sub id="1hdvh"></sub>

      <form id="1hdvh"><listing id="1hdvh"><mark id="1hdvh"></mark></listing></form>

        <thead id="1hdvh"><var id="1hdvh"><ins id="1hdvh"></ins></var></thead>
        <sub id="1hdvh"><dfn id="1hdvh"><mark id="1hdvh"></mark></dfn></sub>

        <address id="1hdvh"><dfn id="1hdvh"></dfn></address>

          <address id="1hdvh"></address>
          <form id="1hdvh"></form>

              <address id="1hdvh"></address>

              <thead id="1hdvh"><dfn id="1hdvh"><ins id="1hdvh"></ins></dfn></thead>

              最佳講堂_美文欣賞_勵志文章_原創美文摘抄_早晚安心語_散文摘抄_短篇故事_短篇小說_優秀作文
              菜單導航

              關于思戀的文章

              作者:?最佳講堂 發布時間:?2019年07月10日 13:58:43


                
                篇一:莫名的思戀
                殘缺的花瓣,枯萎的枝丫,不知名的痛楚,看不出的流離,緩緩流淌在心間,匯聚成一灘苦水,刺痛著全身每一寸肌膚。品味不出其中的滋味,暗暗受傷,沒法傾訴,獨自一個人默默承受一切,只能每日莫名的思戀。
                清閑之時,經常帶著手機一邊聽歌一邊穿梭于樓宇之間。艷麗的霓虹,繁忙的汽車,充斥著整個城市,看不出大自然的氣息,留下的只是一絲絲的煩躁與為一日三餐而努力身影。出入社會后為了那一點點的欲望,失去了什么,得到了什么,沒有人知道,包括自己。日復一日地在相同的路行走,留下淚水,留下的辛酸,又有誰能夠體會?
                世間的無奈,像是一個毫無一絲影跡的魔鬼,在這紅塵到處飄蕩,在每一個的靈魂中穿梭。看不到它的任何蹤影,仿佛整個大地從來就沒有過它一樣,但它又仿佛是影子,緊緊地跟著每一個人。離開家以后,它便會出現,無論怎么去甩開它,都是無濟于事。它就是你身體中的一部分,在出生后,就會陪伴你一生。
                觸碰整個紅塵,杯子里的咖啡暈暈地旋轉,滴下許許奶茶,黑中帶白,環環相接,是黑多,還是白多,又怎能知道?淡淡清香寥寥升起,飄向虛空,霧氣中好似可以看見自己的臉,朦朦朧朧,卻是看不清輪廓。霧中的人到底是我,還是誰,又怎能知道?
                我家曾有一盆花,擺放在陽臺,有幾年了。在這幾年里,無人去照看它,它卻都能在烈日濃冬里開出如同血一般鮮艷的花。現在我想起那花,再去陽臺看,又是找不到它。被仍了。
                
                篇二:傷痛的思戀

                那個傷人的季節又一次飄飄搖搖的走了過來,望著園中滿地散亂的枯葉,我心中又涌起了心痛的思戀。
                在一個飛雪飄飄的日子,你的笑容就像一盆暖暖的炭火滲入我的靈魂深處。從此,在那積雪覆蓋的小徑上,淺淺的四行腳印將我的笑容拋向樹梢,撞擊著枝頭的落雪。雪花散下,映出五光十色的心情。
                可是如酒的思念未能留住你那欲飛的心情。淡淡的腳印越來越遠,把我的思念扯得越來越痛。今夜,月光如水,你的雙眸是否依然會為曾經的愛情閃閃發亮?(中國散文網- )
                傷人的季節帶走了往昔的甜美笑容,讓我的心一次次擱淺。記憶的潮水無數次閃現出你的容顏。感傷的琴弦一經觸動便奏出思念的呼吸。遠行的你,是否還能憶起那靜靜的琴音?
                伸出手掌,一枚雪花輕輕跌下,轉瞬之間,卻隨我的思念化為潮水,傷痛的心情依然無法退卻。
                一個人隅隅獨行,總也不能繞開故園的小徑。可是,熟悉的路途,熟悉的風景卻再也不能尋回熟悉的心情。腳底叩擊石板的聲響沉沉遠去。樹梢的落雪早已失去了折射的情懷。
                月光如水,靜靜地灑向窗外的小園。又是一個冬季,又是一個夜晚,對著明月鋪開稿紙,任憑筆尖肆意傾訴對你傷痛的思念……
                
                篇三:思戀月浮傷
                那是一個脈脈清凈柔和的夜,一轉往日的繁星鑲嵌在幽藍的天空,顯得是那樣異常的稀疏,微弱的月光淡淡的顏色浮華著悠悠的碎夢,那個沉迷以久的倩影理解了我衷情的心思,讓我快樂的幾乎忘記了呼吸,忘記了所有的繁衍而鑿的思緒,另類的狂放翕然了孤默的情傷。
                墨色與暗街的微紅偷襲著我的視線,一片模糊,一片清晰,更多的是魂牽夢縈,稀少的是擱不下的那一段情,悠悠的風好象在讀我的心情,一會兒輕輕,一會兒濃濃,青草散發的幽香清洗著婉約絲絲的痛,那個不可以傾訴的荷蓮。
                那一抹,就那一抹遺墨的痕跡,那遺墨的憂傷,遺墨的遲緩的慌張,卻永遠的告別了綻靜的安寧。
                感激是我需要的靈魂中欠缺的碎末和激情,那是輕浮的滿足,也不是虛偽的贊助,是更多的說不清楚。就像夜空中模糊不定的色彩,需要零星和月色的裝點和安慰,即使是或多或少的隱約的那一突,而消失的閃點,都是如饑似渴的需求,不希望被委屈與朦朧在晤區里感受那中無默的滋味,而現在的我已經在習慣中品嘗著這樣的無聊。
                不要那樣習慣地說再見,那不意味著是再見的唯一理由,更不要輕易的說分手,那也不意味著從此就能從心底里將那分殘缺隔離太久。
                腳下的灰塵里依然存放著那從前的氣息,香爐里依然還是那半罐的香灰,石板上的符號和看不太懂的文字,從遠古到現在還是表達著一種宿命中的宿緣,高大參天的枯木上盤繞著數不清的相思鎖和紅紅的飄帶,它支撐著,支撐著已經失去了生命,它承受的多少分分離合的感受,它累了,離開的自然的生命群體,卻又悄悄地還原于自然的組合,它會逃脫,那就是慢慢地腐爛消耗,留下萬纏千繞的思念和寄托。
                干枯的樹木,參天的身影,橫斜著整個一條小小的街,瘦骨的可愛,可愛的支撐,那斑駁的老樹皮已經脫落的沒有幾片了,看著樹皮上的名字,查找著樹干上留下的那條藤瑣,不見了,不是失望,不是迷離,是宿命中的宿緣,是宿緣中的宿命。
                也許所有的傷感只有和雨在一起才會凄涼,和雪在一起才會感覺到寒冷,和風在一起的時候才會知道飄零,今夜這里什么都沒有,只有那半罐香灰和干燥的灰塵與干枯的老樹木,我依然覺得滿身的寒涼與凄默,逃不掉的那一洋青灰的籠罩,逃不掉那骨血里的浪潮的洶涌而卷起的寒涼。
                也許是疲倦,也許是心累,手上的書在不經意間滑落,碰倒了那半罐的香灰,散落四處,一個亮光從罐里滾落出來,停在跌落的書角邊遠,一只耳環,一只別有意義的白金耳環,一只別有意義的圓潤的白金耳環。
                一種千年延續下來的孤獨與牽掛拉扯那顆殘缺的心靈,委屈與無奈的憐惜在也堵不住那冷淚的洶涌。
                月色朦朧,夜色朦朧,孤默的腳步拖著幽微的身影依稀的朦朧。月無聲,夜無聲,幽暗的角落里的身影也無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