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ad id="1hdvh"><var id="1hdvh"><mark id="1hdvh"></mark></var></thead>

<sub id="1hdvh"><dfn id="1hdvh"><ins id="1hdvh"></ins></dfn></sub>

<span id="1hdvh"><th id="1hdvh"></th></span>
<address id="1hdvh"><var id="1hdvh"><output id="1hdvh"></output></var></address><sub id="1hdvh"></sub>

      <form id="1hdvh"><listing id="1hdvh"><mark id="1hdvh"></mark></listing></form>

        <thead id="1hdvh"><var id="1hdvh"><ins id="1hdvh"></ins></var></thead>
        <sub id="1hdvh"><dfn id="1hdvh"><mark id="1hdvh"></mark></dfn></sub>

        <address id="1hdvh"><dfn id="1hdvh"></dfn></address>

          <address id="1hdvh"></address>
          <form id="1hdvh"></form>

              <address id="1hdvh"></address>

              <thead id="1hdvh"><dfn id="1hdvh"><ins id="1hdvh"></ins></dfn></thead>

              最佳講堂_美文欣賞_勵志文章_原創美文摘抄
              菜單導航

              偶遇的文章

              作者:?采集俠 發布時間:?2019年07月06日 10:55:10


                
                篇一:偶遇
                不知是上天的安排還是巧合,我又見到了他,五年前說和我分手的他。五年里,總是不斷的會想到他,我以為我可以把他忘記,但是我沒有做到,而且做的很不好,今天我又見到了他,是我自己選擇去見,因為我心里還是想見,見到他,把我五年來對他的恨全部拋開了,我恨不起來,因為我心里還是有他。他對我就像變了個人,讓我感覺我自己真的是在做夢,我對自己說睡醒后就會回到現實,但是,還是真的,我真的見到了他,而且真的實實在在在我身邊,我恨我自己,為什么就這么對他真心,明明只是自己在貪戀,卻還是執迷的想走過這一段。我開始不顧周圍的看法,瘋狂的去和他享受這短短的幾十個小時,感覺就像是一輩子最后的一次見面,心也會了然吧,最后的一刻,我很釋然,我們揮手告別,我微笑和他說再見,踏上了返回的路途,我的淚再也止不住了,就像要沖破堤壩的洪水,只能任它泛濫。我也不知道我在想什么,為什么會這么心痛,只感覺我在和一生中最在乎的一樣東西說永別。真的好心疼。
                現在的我,也許會好點了吧。也許只是我自找借口的發泄,矛盾的心理總是會在夜深人靜的時候冒出來,也許我該結束這段沒有結果的感情,不能讓我的生活再出現不平靜的波浪,我要愛身邊的人,我要珍惜身邊的人。他也說過,身邊的人不一定是最愛的人,但是我要去愛。雖然在心底我會把一些人永遠封存起來。面對現實,面對未來我的路途……。
                
                篇二:偶遇
                昨兒在我們共同的朋友處見到了你,初時滿心的歡喜也一滿懷惴惴不安,想說些什么卻又不知道從何說起便就這么不說話沉默著;這短短一刻的感覺如初識又如別離。
                從朋友處出來我緩步走在回家的路上,步子索碎的移動仿佛在留戀什么,又似是在等盼著什么;一會兒是決絕的心思做祟一會又是想念的味道糾纏。
                不知道是怎么走回到家里的,是腳步的牽引亦或是思緒引著呢!
                那一白天過的好緩慢,晴朗朗的日頭懸在半空中定格了似的,我的心也因胡亂的念頭惱著。
                好不容易等到了夜里,我匆匆的躺下,我想;想把過去都埋在夜的黑里,埋在無人的夢里,只是困盹不來便只好由著思緒擺布了。(中國散文網- )
                想最初是怎么相識的,記憶忽然變的時間交錯似的我記不起那段是最初,那畫面里映著的都是歡喜;都是甜蜜。
                一張張臉都似含著蜜糖般的歡喜,我們絆嘴的畫面呢?我尋來覓去都不見蹤跡,偶有一幅也似蒙了水霧的鏡子看清真。
                在想此時的你許有同我一樣的心思吧,許你也因這別后的匆匆一面勾起些許的過往吧?如果有此刻我們便算同心了吧!
                再想;我們有和好的機會嗎?如果我有此心你是否也有意呢?如是我貿貿然的說出來你會不會覺著我太過輕浮而輕看我呢?如果我不說你又會明白我的心思嗎?
                在無人的夜里心思由著這一串的問號牽著,一會兒呼吸變得急促;一會兒變的深且長了。
                困盹不來,思緒便如這寂寞的夜;變的漫無邊際的長了。
                
                篇三:偶遇
                披著燦爛地晨光,順著輕輕的風兒,帶著歡歌笑語,早早地來到美麗的小島。打開音樂播放器,點擊一首笛子獨奏曲,隨著優美的音樂裊裊而來,悠然地走在林蔭下的小路上。
                望著路旁郁郁蔥蔥的樹兒枝繁葉茂,樹枝相互交錯著向四周伸展開來,均勻地排列在路的兩旁。燦爛的晨光透過樹葉斜斜地照射下來,給人一種清爽透氣的感覺,禁不住的伸展胳膊,用力地做起了不夠標準的擴胸運動。可是,做了沒有十分鐘,缺乏鍛煉的自己,就感覺到呼吸有些跟不上,上氣不接下氣開始喘起來,無奈地停下來,喘著氣坐在路旁的石階上休息。
                望望四周,靜悄悄地一片。一陣涼爽地風兒輕輕吹來,片片樹葉隨風而動,發出沙沙沙的聲音,合著播放器里的笛子音合拍而奏,十分的悅耳十分的動聽,陶醉在這小島的靜寂和音樂當中,愜意的很。
                忽然,一陣鳥鳴聲打破了靜謐的上空,循聲望去,只只褐色的鳥兒,圓鼓鼓的身子似皮球,翹翹的尾巴似扇面,立在樹枝上,撲楞著翅膀正嘰嘰喳喳地叫著,好像歌唱家們正在練習嗓子,聲音那么清脆嘹亮,那么婉轉動聽。
                這不是前段日子看到的那種鳥嗎?不是一直都想再看到它們漂亮的模樣,聽到它們那動聽嘹亮的叫聲嗎?呵呵,今天在這里終于又看到了,心中好一陣歡喜。
                是啊!有時候就是這樣,越是想找到什么的時候,越是找不到。也許在哪一天的哪一瞬間卻偶然地發現了。不是有句話嗎?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此時感覺這句話最合適了。
                坐在石階上沒敢起身,生怕一不小心驚擾了可愛的鳥兒們。就這樣靜靜地望著,靜靜地聽著它們那美麗的叫聲,靜靜地享受著這美妙的音樂帶來的愜意感。
                
                篇四:偶遇
                從前。
                在一輛停在烏魯木齊民航售票處的大客上,坐著旅客、工作人員、學生等各種身份的人們,過道上也站了人,但還有兩個座位空著。
                他們一行三人,他的身邊坐著一位衣著整潔、落落大方、十分精神的,年輕的,看來幾分成熟的已婚女士。
                十分鐘過去了,十五分鐘過去了,汽車還設有“馬上就開”的意思。他身邊的那位女士不時皺著眉頭,左顧右盼。他對前排的同行自嘲地說:“不是在等我們吧?告訴司機一下,就說我們早就上來了,忘了打招呼了”。
                司機終于說話了:“馬上就開。”車上的人“哄”的一聲都笑了。
                他鄰座的那位女土終于也開口了:“有時不到點,我們都沒上來,車就提前開了。領導不為群眾著想,可群眾今天還惦記著領導呢!”她的話音一落,大家又笑了起來,大家的心情好象輕松些許了。
                她那既發了牢騷,又不失分寸風趣的話讓他感到有些愉快,一種想和她交流的愿望萌生了。他對她說“是啊,群眾應該關心領導,要為他們著想,以及做榜樣、走在他們的前頭。”說完他又后悔了:如果她不理踩,那多么“不好意思”啊!
                哎,女士真的落落大方接過話來:“那大伙都下去,等候他們上來了,咱們再上。”她一說完,競然有人喊著要下車,車上活躍了。
                領導終于來了,車終于開了。
                路上,他和她十分投機的交流著。前排的同行有點妒嫉了,回過頭來說“我今天的位子沒坐好。”他和她聽了咯咯笑。他們談到了工作、人生、感悟。。。
                他裝著不經意地談話,悄悄的觀察這位讓他身心愉悅的她:皮膚不白,但絕對淡不上黑,牙齒皓潔,雙眼皮,眼睛盯視時有神閃亮,聲音不尖,但也不低,好柔性。神態不卑不亢。
                他知道了她的大概情況:在機場技校當老師,丈夫到“改革開放的前沿”謀發展去了,自己帶著女兒,每天往返于機場與市區之間。
                話猶未盡,突然,車停了。只見她起身拿著行李,匆忙告別。他眼睜睜的看著她下了車。對他來說,有點突如其來了,沒有一點準備情況下出現的,有些若失,有點發愣。
                他依依不舍地向窗外看著:她間過頭來,向車窗這邊看了一眼……
                車開了。他在想:怎么這樣快呀?平時不要開一個多小時嗎?要是車在半路上壞了多好呀……
                同行回過頭來,戲言道:“你怎么不下車昵?機票是明天上午的呀。”
                他嘿嘿一笑。心想:是啊,一塊下車,還能再說一會話,反正這離機場不遠。他不無遺憾地說:“我才不去呢,等會還得走回來。
                到機場賓館住了下來,三人不知干什么好。他依然被一根無形的線線牽引著,他說:“我們出去走走,到那片生活去,沒準能碰到她。”
                他們三人來到了生活區,準確地說,來到他期待的出現希望的地方。
                漫步了一圈,見到的全都沒見過的面孔。又繞了一圈,還是沒有見到那掠過心中,在腦海里留下印記的音客笑貌。
                他們三人來到藍球場,再做一次期望運氣的方式:讓她發現他!他站在球場中央渡步,遠遠地和坐在藍架下的他們大聲說話……

              上一篇:變了的文章

              下一篇:那雙眼睛的文章

              成人视频免费在线观看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尚网